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狛日]紧急心跳讯号(四)

  1. 50fo点文!非常感谢 @反叛の冬菇♠ 点我的文!感谢岑北川爸爸 @无妄 的投喂催稿!(如果不是他可能要产一个礼拜)

  2.  要求:狛日,网恋+双向暗恋(然而设定已经被我吃光了_(:зゝ∠)_)

  3. 加设非常多。上节说上床,就真的有上床。

  4. 这节的日向还是神座脸。越来越像日狛了?不存在的这可是狛日文啊

  5. 第三章

———————————————————

日向创对这个反复无常的家伙满心无奈,习惯性地挠挠头,摸到一头长发时还稍微愣了一下,他打开系统菜单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十二点了。

奇怪,时间不该这么快的。

“日向君在奇怪时间不对吗?”狛枝说,“因为在这里面和外面的时间流速是不一样的,我大概调成了…1:2吧。这样更有紧迫感不是嘛?”

日向叹了口气,“如果想杀我的话趁早在这里就动手,我还有事要忙。”

狛枝没说话,只是抿唇盯着他。

“那就走吧。”日向抬头看向眼前的残缺破损的城堡。

灰色的墙砖斑斑驳驳,布满战争与炮火留下的痕迹,墙角与缝隙杂草丛生,游戏中不变的月光洒在破败的城堡上,场景一片死寂。

“这里就是主场了吧。”日向沉吟道,“没想到真的做出这样的建模啊,这次的主题是‘公主的亡魂’没错吧。”

“唔,是说找到公主就可以直接加两百分吧,杀一个人是十分来着。”狛枝叹了口气,“虽说这样的设定更有可玩性,但是总感觉对那些为了活下去而努力杀人的认真玩家太不公平了啊。”

“…”日向选择性耳聋地没有接这句话,攀着墙壁上的凹陷和残缺熟练地爬上去。

他踩在三楼突出的平台上,小心地往窗户里面窥探。

空无一人。日向试探着拉了下窗,直接打开了,意外地没有锁。

靠窗就是床,日向翻进去,小心地没在上面留下脚印,狛枝随后跟着跳进房间。

房间里的布置很有欧式的风格,整体还算整洁。

日向趴在门上听了一会,按下门把慢慢地把门推开一条缝,外面就是长廊,远处响起脚步声,日向拉着狛枝迅速地钻进床底下。

“日向君为什么要躲啊,我们直接...”

日向猛地出手,一手按着他的后脑勺,一手紧紧地捂住他的嘴巴。

加快的脚步声已经到达门口,房门被人拉开。

“……是我弄错了吗?”声音从门口慢慢地走近,打开了他们刚翻进来的窗户,似乎是往下面看了看。

那个人站了一会,就带上门出去了。

日向松了口气,注意力回到狛枝的身上。

狛枝满脸通红,手指虚弱地搭在日向的手腕上,眼镜因为不适被摘下来放在一边,灰绿色的眼睛蒙着层薄雾,看起来甚至有些楚楚动人。

“...??!”

日向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一下子松了手,狛枝趴在地上闭着眼睛虚弱地喘息,刘海被额头的虚汗粘在额头上。

“喂,你...别再装了。”

“...喂,喂。”日向创犹豫了一下,伸手揉了揉他的白色头发,“你还好吗?听得见吗?”

狛枝没有回答,甚至脸色都变得惨白,手脚不由自主地蜷起来。

“...”日向搂住他的腰——和想象中一样的纤细,把他拉到怀里,慢慢地从床底下挪出去,把人抱到床上让他躺好。

狛枝的脸色很难看,他困难地呼吸着,不自觉地咬着下唇。

这种情况...果然是需要CPR吧?!(注*)

日向单膝跪在床沿上,双手撑在他颈侧慢慢俯下身。

狛枝的眉毛拧在一起,薄而柔软的嘴唇微张着,让日向想到就在不久前被他强吻的经历,甩甩脑袋强迫自己不去想它,慢慢地低下头。

狛枝的脸确实是少见的漂亮,你明知道他是男性,却也抑制不住地觉得他长得好看。偏白的肤色,配上上帝精心捏造的模样,甚至每一根眼睫毛都是好看的。

然后那根眼睫毛颤抖了下,灰绿色的眼角睁开来。

日向有种偷吻暗恋对象被抓包的错觉,一时愣住,呼吸交错间狛枝伸手按着他的脑袋向下压,稍微抬起下巴,舌头就从他唇间挤进去,日向感觉到舌头被柔软的肉体抵着舔舐,脸红着想要逃开,却整个人都被翻了个身压住,脑袋不知道在哪里磕了一下,疼痛带来眩晕让倏然中断。

记忆与感官像是坏掉的线路,甜濡的亲吻,带着笑意的轻吟声,缺氧的感觉和指间舒适的触感混杂在一起。

日向清醒过来的时候猛地推开压在身上的人,红着脸把被解开的衬衫扣好。

“你,果然是homo吧...”气氛有些尴尬,日向避开他的视线,心里其实一点也不觉得恶心。

“不是啊。”狛枝笑着说,“只是在日向君身上感受到了希望的味道啊。”

日向系好领带,带着点无奈地笑道,“就说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狛枝还真的认真措辞起来了,“希望啊,应该说是绝对好的一种东西吧。”

又来了,没有这点大概会更让人喜…

日向赶紧打住。

狛枝脸色还是不太好,日向有些担心地问,“你没事吧,刚才...是怎么回事?”

“恩?”狛枝戴好他的激光防射镜,笑着摆摆手,“没事没事,并没有不舒服。啊,会被日向君关心,这真是太幸运了……”

“感受这份幸运的代价,马上就会死也说不定呢。”他小声地说。

“什么?”日向没有听清。

狛枝无声地笑了下,日向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总之外面说不定还有敌人,我如果开枪就会暴露位置。小刀借我一下。”

日向推断的没错,卧室门才刚打开一条缝,长枪的尖端就冲他直刺过去,他躲开尖端抓住枪身,对方的力气却意外地大,日向支撑了几秒无奈地松手退避。

大概是狛枝的那个属性随机增强的bug药剂。他这样想着。

“果然藏在这里啊...!会有两个人也不是很意外就是了。”敌方也没想到对手可以躲过这一刺,对着他们审视了几秒,大概觉得狛枝看起来更像被保护的那个,干脆地向他冲过去。

“那就先从你开始——”

狛枝投掷出餐刀反击,在枪刃被击中改变运动轨迹的小小幅度中躲闪开去。

狭小的室内长武器根本施展不开,狛枝依靠灵活的走位遛了他一会,日向想配合他进攻却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近身。

再一次从书桌跳到地上,狛枝身体倏然一震,手中的小刀掉在脚边,他痛苦地抓着胸口,粉紫色的液体从他的嘴角滑落,滴到华美的地毯上。

敌方虽然没有明白,但也毫不犹豫地抓住时机握着长枪向狛枝发起攻击。日向的站位离狛枝比之更远,他来不及再去想枪声会吸引敌人,果断地扣下了扳机。

清脆的枪声响彻整个古堡。

两个人同时倒了下去。

“狛枝!”

日向冲过去扶起狛枝,他断断续续地咳嗽,一说话,鲜血就不受控制地涌出来。

“哈哈,日向君,为了我这种快死的人浪费了最后一颗子弹啊...”

“你先别说话!”

狛枝沾着血的手指在他脸上划出一道血迹,勉强地露出他标志性的笑容。

“啊,日向君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他纯白的风衣沾染了血迹,像是被猎手误射落到人间的天使。

日向创还没来得及说话,眼前的世界再次晃动扭曲着分解成破碎的数据与字段,失重的身体坠入无尽的黑暗。

他猛地睁开眼睛。

游戏仓被人从外面打开,穿着白大褂类似医务人员把他扶起来,葡萄糖水和盐水袋挂在头顶,乱七八糟叫不出名字的仪器被用上来检查他的身体数据。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

日向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怀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To be  continue……)


(ps这个人是个DT不会写感情过度√下节开始现实线٩(ü)ว )

[注:CPR正确方法:施救者跪在病员身体的一侧一手放在病员的额头上向下按另一手托起病员的下巴往上抬迫使病员张口保持病员头部后仰的姿势令下颌部与耳垂的连线同地面基本呈90°深深吸一大口气一手捏紧病员的鼻子尽可能用嘴完全地包住病员的嘴巴将气体吹入病员的体内同时注视病员的胸廓是否有明显的扩张若有表明吹气量足够多随即放开捏住病员鼻子的手让他自主完成一次呼气每次吹气时不应太快一般持续2秒左右在进行下一次人工呼吸之前应先确保上一次吹入的气体已彻底呼出。

so hinata本来做的就只是接吻而已。

直男枝语气:这次是你先勾引我的!]


评论 ( 12 )
热度 ( 41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