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神狛]《无形之刃》

1. 50fo点文!非常感谢@Ordinary_希望的垫脚石 点我的文!
2. 要求:神狛,聚聚花吐病,开放式结局
3. 花吐病:说话时会吐出花瓣,解药是心爱之人的吻,放着不管有致死性。(聚聚:暂时抑制症状的能力我也是有的)
4. 日向的人格留在程序里没出来(心口一痛)
5. 左右田!对不起!我终于还是对你下手了!(土下座)
————————————————
“那个左右田……死了啊……”
“诶诶?那个病……是真的啊……”
神座出流走进食堂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小声地议论不久之前发生的事。人类在面目疮痍的大地上刚刚开始振作起来,花吐病就像是瘟疫一样席卷而来,爱情在一夜之间由带着粉红色气息的信仰变成让人谈之色变的洪水猛兽。
“明明事态好不容易开始有起色了…又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嘘,小声点,那家伙在啊……被他听到的话…就要被拉住聊希望绝望聊个没完了…”
神座端着餐盘坐下来,他们嘴里的主人公就跟着坐到对面,笑吟吟地和他打招呼,“啊,神座君,晚上好啊。”
“晚上好。”神座抬眼看了他一眼,就沉默地开始进食。
“虽然很讨人烦,但是果然很想和神座君聊聊天。”狛枝托着腮叹气,“最近很少看见神座君啊,总是出差,重建的工作果然很辛苦呢。”
神座咬了一口荷包蛋,嗯了一声作为回应。
狛枝的视线在他脸上落了一下就慌张地移开,他低头玩着自己的机械左手,“那个,如果左右田同学没有出事,你是不是就准备…”
不回来了?就完全和我们断绝关联吗?
“没有那回事。”神座打断他,“我在参与对那个病症的药剂研究。”
狛枝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摆摆手,“啊啊抱歉,听我的声音感觉厌烦了吧…真是的,我到底是凭什么对超高校级的希望说出好像责问一样的话啊……”
“…无聊的想法。”神座终于抬头直视他的眼睛,,“要是厌烦,就不会回答了。”
狛枝愣了愣下,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红晕,“太,太感谢了,愿意和我这样的人聊天什么的…真是,太感谢了…”
神座面无表情地看了他几秒,继续吃食堂标配的营养餐。
“啊,说起来,我一直在思考关于这个病症的事情。真是绝望啊,这种病…”狛枝暗暗松了口气,微笑着说,“不过,也是充满希望的症状啊。以感情作为衡量的标准,得病的人说话的时候会吐出花瓣…怎么说也浪漫地过了头,像是都市传说,或者是小说漫画里的存在吧。”
“它到底是如何分辨两个人的吻是否是代表着真心相爱的呢?就这一点来说,说不定真的是传说中的神明给人类跨越绝望的考验呢?”
“你觉得呢,神座君?”
神座出流的目光落在他乳白色的发梢,落在他微微上挑的眼角与翘长的睫毛,落在他的鼻子,以及张张合合的水润樱粉色嘴唇。
“无……”神座因为他的发问收回视线,筷子戳了戳碗里的花椰菜,习惯的语句说到一半突然转了音节,“如果你也被传染了,还会在这里喋喋不休这种话吗。”
“嘛嘛,这些话就是以自己得病为前提而进行思考衍生的啦,不过如果是我的话…”
狛枝盯着神座的发旋,声音陷入一段漫长的停顿,诡异的气氛中只有神座手里的餐具与餐盘轻轻碰撞的声音。
他笑着摘开这个话题,“要是这样不幸的事情真的发生了,我还真的不希望它带来幸运呢,我喜欢的人…他会接受我这种垃圾臭虫的话,事态未免有点绝望了。说不定是糟糕到会让世界再次陷入危机的绝望呢。”
“是嘛。”神座平淡地回应他。
“是的呀。感觉体格越强的人,越容易被传染啊。像是神要毁灭人类这个种族一样,所以神座君要小心哦。”狛枝开玩笑道。
神座喝下了最后一口汤,放下碗托着餐盘站起来。
“谢谢。失陪了。”
神座把狛枝留在食堂,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到洗手间,脚步凌乱得几乎是撞进去的。
他锁上门,扶着洗手池的边缘,再也压抑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黑色的玫瑰花瓣像是死去的乌鸦跌落在水池中,羽毛被水流打湿粘连在一起,和着血肉被一起冲到阴暗不见天日的下水道。
“啊…所以才躲在外面啊。苗木君也知道吗?”狛枝的声音冷冰冰地响起来,神座抓着自己领带的手指一紧,一时间只有他如卡带的磁带般痛苦的喘息声环绕在小小的洗手间里。
神座关掉水龙头转过身,脸上沾的水珠顺着他脸庞的轮廓流下来。他张了张嘴,厌恶的冲动就从肠胃顺着食道一路灼烧到喉咙,突然失去对身体的感知,他摇晃了一下倒下去,双手撑地跪坐在地上,大量的黑玫瑰如泼洒般落在地上。
“哈哈…”狛枝在他面前蹲下来,拈起一片花瓣,“已经这么严重了啊,明天就会死也说不定哦。”
神座赤红的眼睛冷漠地看着他,压抑的喘息带动身体生理性的颤抖。
“……”狛枝脸上没有一丝笑意,也冷然地和他对视,“所以说,神座君喜欢的人……”
神座的嘴唇蠕动了一下,猛地捂住嘴剧烈地咳嗽,更多的花瓣从指缝间落下来,在洁白的瓷砖上铺出一地黑色的绝望。
狛枝无动于衷地看了他一会,终于叹了口气,跪在冰冷的地砖上,第一次主动向他伸出手,触碰到神座脸颊的时候指尖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一下,手掌最终没有贴上去,而是又缓慢地收了回去。
狛枝绵长的叹息声包含着愧疚与惋惜,他垂下眼帘。
“这样啊…”
“真是,太绝望了啊…”
他轻声地说,声音里带着一丝哽咽。
Fin.

评论 ( 14 )
热度 ( 42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