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狛日]紧急心跳讯号(一)

1. 50fo点文!非常感谢@反叛の冬菇♠ 点我的文!
2. 要求:狛日,网恋+双向暗恋
3. 加设非常多,架空,全息网游,大逃杀(虽然设定好像很厉害但是只是一个谈恋爱的故事)
4. 本来想让左右田做日向的队友来着(对不起!左右田!太可爱了忍不住想欺负!)
5. 战斗场面瞎写。角色根本帅不起来很绝望,十多本起点文白看了^p^

第二节

————————————————
日向创熟练地打开保险栓,没有丝毫犹豫地扣下扳机。
枪声会吸引其他的“狩猎者”,密林地形太过复杂危险,不宜多逗留,再加上登出时间快到了,在这里下线,再次登入的时候可能会有点麻烦。
子弹准确无误地穿透目标的心脏,盛开出一朵鲜艳的死亡之花。
日向脑中突然接收到危险的讯号,一个翻滚反向躲开头顶树枝上射来的银色餐刀。队友被他推了一把,原本要刺破脖颈的刀锋划破了他的手臂。
“呜哇?”队友跌坐在地上,惊讶道,“是,是敌人吗?!”
日向的视线捕捉到头顶某根树枝上出现的人影,白色的风衣被突如其来的风刮得烈烈作响也同时暴露了他的所在,那一头自然卷的白发首先吸引了日向的注意,他戴着带耳麦的激光防护镜,右眼镜片随着他的动作跳动着混乱的数据。
“Halo!”对方并没有刻意隐瞒行踪,他的嘴角勾着一个狡猾的笑容,对着日向比出一个枪的手势,“Bye bye~”
日向瞳孔猛地紧缩,心头警铃大作,身体已经先一步地做出反应向后退却。
尚未反应过来的队友被他推了一把,流星般的光束一闪而过,队友踉跄了几步倒在地上,贯穿身体的洞中涌出大量的鲜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皮肉烧焦的气息。
“啊呀,本来想回敬你杀了我的队友,没想到是这么残忍的家伙啊。不过弃卒保车也是一手好棋来着。相信自己的希望是最重要的,也是充满希望的态度啊~”
白发的恶魔声音里带着笑意,从树上一跃而下,落地时微曲膝盖减轻冲力,接着就向浑身散发警戒气息的日向冲过去。
进入游戏时每个人都会得到一些基础物资与一份特典,每个人的特典都不尽相同,特殊能力或者实物,其中后者可以被抢夺。
日向创得到的特典是一把m&p9以及五颗子弹,刚才已经用掉了一颗。
这家伙的特典,是异能吗?不,还有他那副奇怪的眼镜,初步估计是可以提供对方数据甚至预判行动的设备…这样的身手,杀了别人抢来特典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日向注意到他手里握着的餐刀与刚才用来当暗器的是同一款,选择用冷兵器,也许是他刚才使用的那种异能光束有冷却时间,也可能只是惑敌。
热武器一但被拉近距离,优势就会大大降低。头脑在刹那间运转思考,日向在他落地的瞬间就再次举起枪,脚尖点地快速后退着开了枪,对方稍微俯身就闪避开子弹的轨迹。
子弹还剩三颗,既然无法对他造成障碍,就没有再浪费的必要。
日向停下后退的脚步干脆迎向快步冲来的家伙。他的速度确实很快,但是还没超出日向动视所能捕捉的程度,如果不用那种诡异的异能,日向有七成把握可以在战斗中杀死对方,就算他用了,最糟糕也有三成把握可以搏杀个两败俱伤。
枪身与银刀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日向创紧抿的嘴角与对方扬起的笑容相对,虽然是初次见面,但却仿佛是心意相通的多年好友。每一步都精确地预测对方的意图,僵持不下的局面更像是默契地跳着一场刀光剑影的舞曲。
日向创在心里感叹着如果是同伴必定是最佳的灵魂搭档,脸色却越发地严肃紧张。他除了枪没有进攻的手段,这样下去一定会输在体力耗尽。
日向创一边躲避防御着他的攻击,一边寻找着给对方致命一击的机会。
这个人虽然身材瘦削,但气息危险而又强大,如果不能在这里解决对方,之后的生存战将会增加一个强力的敌人。刚进游戏第一天就和这种人为敌,实在不能说是多好的运气。
不,已经是倒霉的程度了吧。
日向创手里突然用力地撞开对方的刀,猛蹬地面后退,又迅速矮身再次前冲将双方的距离再次缩近,脖子毫无防备地暴露在对方眼前,对方困惑地挑了挑眉,随即立刻了解到日向的意图,手中的刀没有半点迟疑地向他的颈间动脉落下去。
日向没有再做出防御的姿态,迅速地扣下扳机,子弹触碰到对方身体的那一刻,他的身体表面突然泛起特殊的波纹,那颗子弹刹那间穿过他的身体,但他却毫发无伤。
日向愣了一下,那家伙手里的小刀已经架到他的脖子上,冰冷的触感让他的皮肤不受控制地起鸡皮疙瘩。
两人陷入相对的沉默,不到一臂的距离让日向可以看到对方眼镜后灰绿色的眼睛与错愕的表情。
对方也以为自己在速度上不会输。
系统提示突然响起来。
“第一天行动时间结束!休息时间到!所有玩家单位请立刻停止一切行动,数据将进行修正维护,距离强制下线时间还有三十秒,请各位玩家做好准备。”
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接着又一起笑起来。
“你是管理员?”日向一边打开自己的信息界面进行最后的确认,一边问。
“不是啊。”对方笑嘻嘻地收起小刀,“怎么可能是我这种人进行管理和维护啦。”
“这样。那我会向官方举报你利用bug使用外挂软件。”日向漠然道,看了一眼他的信息界面,从ID到数据一片乱码。
“诶,这么无情啊…你看,反正我们俩的搭档都死了,我们联手,不是更好吗?”
日向看着他,刚准备说什么,倒计时到达最后一秒,眼前的世界突然分解成破碎的数据与字段,接着陷入一片黑暗。
*
狛枝凪斗按下游戏仓的开启键,扶着边缘坐起来。身体各方面数据都被调高的结果就是,每次出来都会感受到身体的沉重与虚弱。
狛枝像往常那样活动手脚的时候,房门被人扣响了,“少爷,该睡觉了。”
这个游戏的大股东早年丧夫,唯一的儿子幼年开始就病弱,于是对他百般宠爱,几乎是到了有求必应的程度。可以说这个游戏就是为了让他看到“人类追求希望的样子”“不同的希望进行碰撞”而制作出来的东西。
而身为当事人,怎么也该有些特权才对吧,比如一些被调高的身体数据,或是一些管理员的特权。
“我知道啦,马上就去洗澡。”狛枝柔和的长相与声音更多地遗传了母亲的基因,平时不发表他的希望论,温柔地笑起来的时候像是降落到人间的天使。
“唔……日向创…”狛枝轻轻地念着看到的那个ID,露出一个饶有兴味的笑容。
既然是凭实力而非运气地杀死了我选中的希望…那让我更多地看看独属于你的希望吧。
(To be continue...)

[PS:对那个沉迷儿子的老母亲就是我(自豪)
PPS:写的十分差劲对不起这个梗!(土下座)]

评论 ( 20 )
热度 ( 97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