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ki吉ki]睡前护理准备时

 ● 弹丸论破V3,好感度事件梗
 ● 一厢情愿的cp厨+kibo厨
 ● 对话流的破同人,把小吉写成一个口是心非的不会谈恋爱的小学生醋罐子,以及下笔后才觉得角色难把握orz
 ● 再次雷点预警,这个同人文的cp是:《搞事:从机差开始》《骗子与直男》《从法庭到教堂》《心意相通,tan90°》
——————————————————
“哈哈哈,kibao在这里发什么呆啊?思维程序锈掉了吗?这样的话,又要去拜托某头存在感低下想不起名字的女人帮忙了吧?”
kibo托着下巴一本正经地思考问题,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王,王马君?!”
王马小吉仰着脸,脸上带着他标志性的坏笑微侧过脑袋,“怎么啦,kibo这么惊讶,莫非是以为会是最原小哥又折回来了什么的…泥嘻嘻,还真以为自己是电视里那种厉害的机器人嘛。”
“……这句话我也会好好地录下来的。”kibo一脸认真地说。
王马小吉把双臂枕在脑后无所谓地笑,“泥嘻嘻,不过kibao是和最原小哥在谋划什么吗?最近你们走的很近哦,莫非是,有什么杀人计划吗!哈哈~”
“不是,不是的!”kibo吓了一跳捂住他的嘴巴,为了防止他联想到更糟糕的事情,一五一十地把机器人商业的话题和他说了。
“诶——女仆机器人kibo吗?感觉还挺有趣的!”王马小吉兴奋得眼睛里像是能冒出星星,“我就勉为其难地陪你练习好了!”
“护理机器人和女仆还是有一定差异的吧!”kibo红着脸对手指,“而且…就说了这种羞耻的事情做不到…”
“不行啊kibao!”王马小吉突然严肃地说,“这可能是唯一可以证明你有用的方法了!一直都是破铜烂铁的话不是太可怜了吗?我一定会帮kibao成为一个有用的机器人的!”
“是,是这样吗?”虽然觉得哪里不对,但是kibo被王马小吉笃定的态度感染,稍微动摇起来。
“当然啦!我可是从来都不会说谎的好孩子诶!”
“总觉得唯独这句话…”
“好啦好啦,这就去kibo的房间吧!”王马小吉拉着kibo的手臂就往宿舍走。
“咦为什么是我的房间?”
“泥嘻嘻,我的房间太乱啦不好意思给kibo看嘛~”
王马小吉完全就像主人一样十分自然地坐在床边,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他像裙子一样的长睡衣。
“来吧!从睡前护理开始!”
“诶——”
“既然要做,当然就要完完全全地做到吧!不然怎么能称做是合格的睡前护理呢?!”王马小吉坐在在床沿上,拉着kibo的手臂晃晃,“咦~kibao的脸好红啊…莫非是对我有什么奇怪的念头——明明只是个机器人却很会想嘛……”
“不,不是的!”kibo急急忙忙地反驳他,连后面那句话的录音都忘记分类到名为“法庭见”的文件夹。
“没关系哦。”王马小吉握着他的手,低垂下脑袋,小声地说,“因为我也很喜欢kibo哦,非常非常喜欢的。”
kibo愣了下,这个人天生长了一副可爱的脸,做出这种示弱态度的时候,就让人忍不住想摸摸他的头发安慰他,“那个…其实我…”
“噗哈哈哈哈哈~”王马小吉突然捂着肚子大笑起来,“你不会当真了吧?骗你的啦,喜欢上机器那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嘛!!”
他双手撑在床上,晃荡着两条腿,“泥嘻嘻,所以说机器人不过是个工具而已,工具会觉得害羞难当,不是很奇怪吗。kibao也是在骗人吧?”
“我才不会说谎。”kibo有点气愤地回答他,“不就是换睡衣吗,这种事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难!”
kibo扯掉王马小吉围巾的时候稍微有点凶,虽然是老年人的臂力,但还是在他脖子上蹭出一道粉红色的痕迹。
“呜…kibao…”王马小吉露出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kibo就没法无视地道歉个不停。
“哇啊王马君…对,对不起啊,我刚才…”
“呜呜呜哇!kibao大坏蛋!”稍微哄了一下,反而抓着衣摆更大声地哭起来了,kibo只能慌乱地抽出手边的纸巾给他擦脸和眼睛,“对,对不起!王马君!我错了,别哭啊…”
哭声渐渐地停下来,王马小吉发出哽咽的声音,“kibao是想杀了我吧…我就这么讨人厌吗,连机器人都…”
“并没有!”kibo大声地说,“虽然说王马君说话总是很…没遮拦,但是我觉得王马君是很重要的伙伴。而且王马君也一直在为让大家脱出而做努力不是吗!”
王马小吉咬着下唇吸了吸鼻子,用这种可爱至极的表情看着kibo,“那,为了赔偿我受的伤以及精神损失...kibao要做我的护理机器人。”
“诶?”
“这是人类社会心照不宣的规则哦。做错事情就要答应对方的赔偿。”
“原来是这样,我了解了。”kibo点头说,“王马君的要求我会做到的。”
“那来吧来吧!”王马小吉举起双手,除了被kibo擦得泛红的眼角和脸颊完全看不出有哭过的样子。
kibo把衣服下摆掀起来,很简单地脱掉他的上衣。
王马小吉的肤色偏白,粉红色点缀在奶白色的胸口,偏瘦的身体没什么肉,锁骨和肋骨边投出一片淡淡的阴影。
“还有裤子哦。”王马小吉赤裸着上身坐在床沿,双手后撑挺起胸膛,对着kibo晃了晃双腿,“泥嘻嘻。”
“…”kibo看着这样的小吉,突然说,“王马君太瘦了,应该多吃点肉什么的。”
“…什么啊,身为机器居然说教到我头上来了啊。”王马小吉扯了扯嘴角。
kibo没说话,默默地把他的裤子脱下来,白皙纤细的双腿暴露在空气中,全身上下只剩下胖次作为唯一的遮挡物,似乎在引诱谁去脱下来。kibo没有对场景做出任何反应,只是把他宽大的睡裙罩上去穿好。
“……”小吉微笑地看着他。
kibo困惑地问,“还有什么需要做的吗?”
“没有。”王马小吉果断地说,后仰躺在床上。
“哈哈哈!那么晚安啦,kibao。”王马小吉说着盖好被子戴上了眼罩,他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口,嘴角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kibo最后也没有去叫醒王马小吉,困惑地在地板上睡了一晚。



这个世界上大概不会有比「机械」更迟钝的东西了。:)
这种没有感情的,所有属性与数据都写在表面上的东西,永远不会说谎与隐瞒,让人可以放心去信赖。但是没有感情的机械又永远都是破铜烂铁,随时都可能会被人利用去背叛。
王马小吉想了想,又干脆把日记本上的字涂了个干净。
(完)

评论 ( 5 )
热度 ( 21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