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神狛]《如鲜花般馥郁盛开的心情》

● 弹丸论破同人,神狛,架空
● 神座日向是两个人
● 叔设聚聚(虽然说是大龄单身男青年,但大概也就二十出头而已),幼设枝,幼驯染,甜甜甜
● 依旧是愿意爱狛枝爱到ooc的我流神座ヾノ≧∀≦)o
● 没有才能的世界
=s=t=a=r=t===============
狛枝大概喜欢亮晶晶的东西。
当家里失踪了好几个工艺品,并在狛枝枕头底下找到他第三个袖扣的时候,神座这样想。
所以等他生日的时候,送他一件漂亮的会闪闪发光的礼物吧。


神座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在上班,本来并不想接这个陌生来电,但是它锲而不舍地打了几遍之后,松田说,“吵死了,你接吧。”
神座才知道他服役时的搭档因为空难去世,留下一个孩子无人抚养。
他跟松田说了这件事,松田埋首在漫画书里,一个眼神都懒得吝啬给人,很不耐烦地对他挥挥手,“反正今天没什么事,你爱干嘛就干嘛去吧。”
在前往医院的路上,神座试着回忆了一下他曾经的搭档,然而结论只是个无聊的人,连长相也想不起来了。
大概是快到圣诞节的缘故,街上弥漫着一股热切的气氛。奢侈品与爱情搭配销售,路人脸上的快乐掩盖的是都市下的腐烂肢体。
神座一边反省自己总是把这种煽情片段弄得尴尬不已,一边却毫无悔改态度地想着情感什么的真是无聊的东西。
神座并不喜欢小孩子,特别是这种七八岁年纪的玩意——和他们的长相无关,大部分时候都是恶魔。不过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会是一趟值得的旅途,这份直觉不止一次救过他的命,就算是报恩(对于这份直觉)也该去一趟。
他赶到医院的时候,那个孩子头上缠着绷带安安静静地坐在病床上,长相比想象中的要可爱很多,灰绿色的眼睛里没有慌乱也没有恐惧。
空气中消毒水气味中掺杂一丝百合花的香味,远处有人在大声哭泣,隐秘的角落中窃窃私语,一个实习医生打翻了东西,病房走廊里响起金属器材相互撞击的声音,夹杂着滴滴的呼叫铃声。
神座向来不知道该怎么和小孩子打交道,一如既往地用自己觉得淡然在别人眼中杀气十足的语气道,“你好,我是神座出流。”
幸好这次面对他的不是什么鼻涕虫爱哭鬼,白头发的小男孩对他甜甜地笑起来,“神座先生,晚上好啊,我是狛枝凪斗。”
这就是这个世界里他们的初遇。
当神座说出自己前来的目的时,狛枝惊讶地看着他,“不必要的啦,如果是因为同情的话。我这样的人,放我自己一个人自生自灭也不会死掉的啦。”
神座最后还是收养了这个孩子,当然不是因为同情这种无用的感情,而是因为他让人感觉稍微有趣。
虽然更多的还是无聊罢了。
神座出流从小就是孤儿,后来跟着松田干打打杀杀的工作,社交对他来说一直是个很难的课题,对于如何和孩子相处更是缺乏常识,也好在狛枝意外地成熟,又对什么事情都很随便,两人才能平安无事地住在一起。
虽然总是安安静静的样子,但也难免在独居禁欲系单身汉的房子留下独特的印记——卡通漱口杯,毛绒绒的拖鞋,天蓝色的睡衣,还有狛枝撒娇喊他名字的懒散声音,神座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冷冰冰的房间已经被某些温柔易碎的东西悄悄填满。
就像窗台上的花盆里自己长出来的矢车菊。
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无趣。

狛枝一直都表现出很乖巧的样子,神座也没有多在意他的学习生活,直到一天接到了国小老师的电话,说狛枝在学校和同学打架。
赶往学校的路上,神座第一次感觉到焦虑不安。
狛枝被人欺负了吗?是像新闻里那样,因为没有父母被同学排挤了?他那么娇弱,会不会受伤了?对方有没有说很难听的话?他主动去招惹别人?怎么可能?
原来作为长辈,是这样的心态啊。神座想。
来到学校,神座远远的就看见苗木老师带着两个孩子站在操场边。棉花糖那么可爱的那个,就是他的宝贝。
狛枝脸上手上都是明显得被处理过的伤口,他本来拧着脑袋一副无所谓地听着老师说话,突然发现穿着黑西装的神座走过来,慌乱地抚平自己因为打架变得凌乱的衣服,又想到他会来这边肯定是被老师通知了,沮丧地垂下了脑袋。
神座的心脏突然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这也是他第一次感觉到原来自己的心也是软的。
他蹲下来揉了揉狛枝软绵绵的头发,把他搂到怀里,安慰性地拍打他的背。
狛枝一开始还有点僵硬,但是嵌在他怀里渐渐的放松了身体,手臂小心翼翼地抱住神座的腰,他的声音干干涩涩,“神座君…不要讨厌我…”
“真是的,平时就很麻烦了。还以为到你那里会好一点的。”苗木老师无奈地叹了口气,“狛枝同学,对长辈连敬语都不用吗?”
神座用手指梳理着狛枝自然卷的头发,抬起头看向苗木,“他做了什么?”
“诶多,就是,和同学——”
“他。”神座瞥一眼躲在老师身后的孩子,惯例漠然的眼神把他吓得抱紧了老师的腿。
“喂喂神座君……”苗木揉了揉身后的孩子,苦笑着看他。
于是神座出流也扫了他一眼。
“是他先欺负我的…!”那个孩子突然说,飞快地跑掉扑到一个人身上。
“啊…”那人伸手接住了,迟疑道,“神座君……?”
神座盯着他,没有回应。
“好久不见了。”日向强迫自己表现出镇定的态度,“你还好吗…这是,你的孩子?”
“这和你没有关系吧。兄长。”神座抱着狛枝站起来。
神座出流从小就是孤儿,但他的哥哥不是。
这里面有很多故事,但是都已经没有意义,不需要再多解释了。
他们不应该相遇,也不该谈吐。彼此都只不过是对方的屏障,甚至连眼神都不该交汇。没有扼杀对方,就是一种错误。
神座都明白的事情,那家伙却似乎不明白。
窝在他怀里狛枝敏锐地感觉到神座有些沉闷得过分,直到到家也没有改变。
“神座君,没事的,我永远站在你这边。”狛枝想了想,大概觉得他们两个也是因为他和那个同学那样因为理念不同而吵架了,于是一本正经地安慰他,想要拍肩膀的力道落在神座的手臂上。
神座抓住他的手,像玩猫爪子一样地按揉了一会,突然道,“今天是28号。”
狛枝满脸的迷茫困惑,于是神座把他抱起来放在腿上,从内袋掏出一个包装精巧的小盒子。
“生日快乐。”
狛枝接过小小的礼物盒,在耳边摇了摇,什么都没听见。他惊讶地说,“没想到神座君也是会开玩笑的人啊……”
不过我这样的人,也不配得到生日礼物吧,神座君会记得这天,我就很开心了…
神座在他开口说一些烦人话之前就打断他,“打开看看。”
狛枝没多说什么只是听话地拆开包装,看来确实是被他自己的想象打击到了。
虽然嘴巴上那样说,其实还是个期待得不行的小孩子啊。
“呜哇…这个,我真的可以收下吗…”狛枝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里面是一枚钻戒,捧着小盒子手足无措地坐在神座怀里转头看着他。
这种时候的狛枝就特别可爱,神座不由自主地搂着他的腰亲那个圆圆的小脸蛋。
“喂喂神座君…!”狛枝脸红到仿佛能喷出蒸汽,却又一副很认真的样子说,“你,你是送错人了吧!”
“是给你的。你不是喜欢这种亮晶晶的东西吗。”神座回答他。
狛枝理直气壮地反论他,“可是我根本戴不上啊。”
“那就挂在脖子上好了。”神座淡淡道,“你现在十岁,过两年到了发育期,就可以戴在大拇指上,之后是食指中指,十六岁的时候就可以戴在这里。”
他抓住狛枝肉肉的小手,把戒指松垮垮地挂在他无名指上,“我预测过了,这个尺寸刚刚好。”
神座难得会说这么多话,他每说一句,狛枝就脸红一分,最后已经是一副呼吸困难要晕过去的样子。
“什,什么啊神座君……!”
狛枝把戒指握在手心里,突然转身扑上去,在神座唇上印上一个吻,接着紧紧地抱住他的脖子,小声地嘟囔,“太,太作弊了吧。”
神座甚至可以听见他的心跳声隔着衣服传递过来,抱着这个软绵绵的小家伙,心底似乎有什么东西破壳而出,温暖而生机勃勃。


神座出流先生,今天也没有学会如何跟小孩子正常相处啊。
啊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嘛。

Fin♡

【下面的不过是碎碎念而已】
[我想要的不过是“谁能给予我的爱”罢了。]←想着狛枝说的这句话写出来的东西,想给他好多好多的爱!!love!love!!love!!!
说起来,其实写到神座日向对手戏那边的时候,突然就有种“咦这不是日神家的虐梗吗”这种心情(关注了日神tag的心虚)
唔…如果之后心情不错,可能会开个小火车↓٩('ω')و
[你送我戒指不就是想结婚吗]的枝和
[什么原来是这样的吗那好吧]的聚聚

评论 ( 11 )
热度 ( 79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