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神狛]《希望(の)碎片》(上)

● 弹丸论破2同人,ooc上天
=s=t=a=r=t===============
狛枝不仅做家务很棒,做的饭也很好吃。
饭桌上铺着有碎花图案的桌布,吊灯散发出柔和的光芒,打在狛枝乳白色的头发上,他双手托腮,笑得温柔又满足,神座的视线一阵模糊。
他闭了闭眼,听到狛枝担忧的声音,“神座桑?觉得不舒服吗?”
赤红的双眸缓缓睁开。“没事。”他这样说,目光落到桌上色彩艳丽又香味浓郁的菜肴上。
狛枝担心地摸摸他的额头,抱着手臂视线游移着叹了口气,“实在不愿意吃我这种垃圾做的饭的话…我还是去倒掉好了,虽然说从下午就开始做了…”
“没必要。”神座说。他如往常一样夹着菜送到嘴里。
其实神座的嗅觉和味觉早就在手术的时候就被破坏了,无论什么东西都闻不到味道,也吃不出好坏的。
但是他例行公事一样地咀嚼吞咽,对带有期待表情的狛枝说,“很好吃。”
“神座君真是太善良了…”狛枝一如既往地露出那种让人打心底里开心的感动表情,“居然一点也不嫌弃我这种臭虫,还会说这种安慰我的话……”
神座静静地看着他的表情,努力地无视胸口的钝痛,僵硬的手指没办法好好握住筷子,它们从他指缝落到桌上,又落到铺着洁白大理石砖块的地上。
神座眯起眼睛,蹲下身想捡,视线却再次模糊起来,身体不受控制地摔倒,发出低沉的声响。他喘息着想支撑起身体,狛枝离开桌边,在他面前蹲下,捡起那双筷子。
“神座君,还好吧?”狛枝开心地笑着说,“还能站起来吗?”
神座没有回答他,颤抖的手撑着地面试图起身,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
粉红色的血顺着他的嘴角滴落在洁白的大理石地砖上。
“呐。神座君,回答我啊。”狛枝随手把筷子扔到他面前,冷冷地说,“还是我这种垃圾,已经让你感到厌烦了呢。”
神座胸口的疼痛顺着血管筋脉弥漫开来,经年累积的毒素破坏着他的身体机能,肌肉与关节变得不受控制,他抽搐着吐出一大口鲜血,甜腥的味道弥漫开来。
“不会……厌烦…”神座大口喘着气,“从一开始…一直都…喜欢你的全部…”
狛枝冷冷地打断他,“啊,你以为我真的会爱上你这种绝望吗?不过是黏土糅合的五颜六色的人工产物,还真敢以为自己是希望啊。你知道我跟你上床的时候感觉有多恶心吗?恶心到我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怎么杀掉你啊…我每天都会在饭菜里加少量破坏基因的慢性毒药,你不会没有发现吧?虽然只是人工产物,不过这点事情,总该有所察觉才对。”
“我知道…但是为什么…”神座痛苦地喘息着发出声音。
狛枝摘下他灰绿色的隐形眼镜,在神座面前蹲下来。神座眨了好几下眼睛,还是模模糊糊的,勉强看到狛枝摘下眼镜的那只眼睛里一片鲜红。
“你应该也发现了吧,希望更生系统,根本就没有办法洗掉绝望,那些残杀无辜者的记忆、自相残杀的记忆、与‘那个人’战斗以及自己被迷惑,还盘旋在我的脑海里。大家也是一样的吧,包括你。”狛枝笑着,红色和绿色的眼睛里露出一丝迷恋,“我才明白,原来才能并不能引导希望,拥有才能的大家还是会自相残杀,还是会伤害那些无辜的人。就像我的幸运,就只会带来不幸而已。”
“所以只有他……只有日向君才是,才是真正的希望。”狛枝露出一种疯狂的神色,“他是这个绝望的世界上最后的希望,而我会把他变成只属于我的希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希望被我这种人掌握在手里什么的,对于世界来说真是太绝望了对吧,这样的绝望…”他的神色冷淡下来,“世界又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想得到自己的希望啊。”
“呐,所以神座君。”狛枝露出开心的笑容,“拜托你快去死吧,好不好?这样我才可以和日向君在一起啊。”
神座闭上眼睛,艰难地发出声音,“我知道了…如果这样,会让你开心的话……”
我喜欢你眼里的希望熠熠闪光的样子。
如果我爱着你的灵魂变成碎片,你会再看一眼吗?
(loading……)
[总之看到这里大家也知道是神狛刀日狛糖的文了,但是它还是神狛(坚定地)。本来想写狛枝给神座下慢性毒药,然后把他变成不会说话没脑子的废人照顾的,不过觉得这样对骄傲的神座实在是太过分了。今天和铃喵讨论梗的时候还说到神座君真可怜啊,被日狛狛日党欺负也就算了,还要被神狛党欺负。
太惨了,太惨了。邓布利多摇头.JPG]

评论 ( 6 )
热度 ( 25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