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日狛日]《绛虹》(三)

● 弹丸论破2同人,主要剧情是狛枝在游戏中死去后人格重组脱离绝望的事情
● cp:主日狛日,本篇有神狛要素,但这里的神座与日向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同一个人,不能接受请立刻点叉,拒绝互相伤害
● 含一厢情愿的捏造,充满超超超希望的人格!(就是会有ooc的意思)包含剧透
● 狛枝视角第一人称,希望保证,HE保证,H保证(不)
● 时间轴:二代游戏→本篇→动画2.5
● 再次,cp向不喜勿喷,抓虫欢迎=s=t=a=r=t===============
“同学们——”雪染老师拖长了声音大声地说,每次她这个样子,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果然大家稍微安静下来的时候,她接着道,“今天有一位新同学要转到我们班上来,所以大家,欢迎我们班级的新成员!”
她从教室门口移开,被挡住的人也跟着走进来。
我心底突然升起一丝恐惧,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那个人一头黑色的长发,红色的眼眸跳过我,冷漠地在教室里扫过一圈。
雪染还在继续说,“…神座出流同学,就是那位创始人的后代哦,因为几乎是全才能者,所以被说是超高校级的希望。以后大家是同学,要好好相处哦!”
他依旧是面目表情,却对雪染点了点头。
“呜哇……这么厉害的家伙吗!”左右田小声地感叹着,又把注意力集中到索妮娅身上去了。
我没办法轻松地接他的话,虽然那个人完全没有露出危险的样子,但是我的直觉早就因为威胁不断地发出警报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连他的名字都不想轻易地说出口。我甚至在怀疑…他真的是希望吗?
终里同学已经很兴奋地从不知道哪里把空的桌椅搬过来了,“既然如此肯定会有战斗的才能吧!!你身上危险的感觉让人感觉很兴奋啊,放学后来切磋吧!!”
“啊,等……”我想阻止她,那个男人的反应却与我的想象大相径庭,他只是看着她点了点头,以他作为标准的话,态度近乎可以说是温柔了。
……不对劲吧,果然那里不对劲吧。他真的是,神座出流吗…?
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已经走过来,手指把我耳边的头发撩到耳后。他的手指是正常人类的温暖,我却感到血液都冻结的寒冷。
我听到梦境破碎的声音,一瞬间无数的画面在我眼前出现:废墟,死亡,绝望。
“……你是谁?”我说。
“我是一个假象,但我还是神座出流。”他这样回答我,“我知道我为你而存在。”
“啊?”我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是结合刚才突然出现的记忆,我心里隐约有一些可怕的推测。
“这不是你所希望的事情吗?”他赤色的眼睛第一次对上我的视线,里面没有任何情绪。
“我所希望的,事…?”
“如果这个世界不存在才能;如果那些不幸和幸运都没有发生;又如果我只是「神座出流」,或者只是「日向创」。这些都是,你所希望的事情,不是吗?”
他说话的语气就和记忆里的那个人一模一样,但是内容又完全不是那个人会说的话。
“你是谁?”我想起来的记忆越来越多,大脑一阵刺痛。
他的形象轻微地扭曲起来,就好像他的身体只是一堆数据一样。黑色的长发,还是栗色的短发?我明明睁着眼睛却看不清楚,耳朵里嗡嗡地响起来,响得脑袋里都开始疼痛。
我可能是倒下去了,又或者是脚下的地面在动荡,我伸出手,眼前神座君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淡薄。
四周一片黑暗,这个世界似乎根本没有空间与向量的概念,我不知道自己是站着或是躺着。
“…啊,我果然,已经死了对吧。”我轻松地笑起来。
互相残杀的修学旅行是真实存在的,而这种不切实际的,缓慢无聊的日常,才是梦境啊。
我闭上眼睛,一片黑暗中,细微的杂音慢慢地清晰起来。
[…喂…沙沙……koma…e……da……]

(强行完结,本来应该还有的,但是…算了不说了,这里连2.5吧,非常抱歉)


[NO monokuma theater:
不知道为什么,第二章明明完全没有h,却被一直和谐。感到很抱歉,所以把链接放在第一章里面试试看。啊…我好短啊,好短啊。剧情到这里我整个人都ooc了,我果然不适合写什么剧情还不如让他们结婚算了……
结婚啊?!!!你们两个混蛋!!]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