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狛日]《绛虹》(一)+(二)

 ● 弹丸论破2同人,主要剧情是狛枝在游戏中死去后人格重组脱离绝望的事情
 ● cp主日狛日(本篇大概有神狛要素,但这里的神座与日向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同一个人,不能接受请立刻点叉,拒绝互相伤害)
 ● 含一厢情愿的捏造,充满超超超希望的人格!(就是会有ooc的意思)包含剧透
 ● 狛枝视角第一人称,希望保证,HE保证,H保证(不)
 ● 时间轴:二代游戏→本篇→动画2.5
 ● 再次,cp向不喜勿喷,抓虫欢迎
=s=t=a=r=t===============
[零]
名为死亡的程序把我的大脑完全打破,在系统中成为分崩离析的幻象。
我记得一切的细节,却唯独忘记了自己的死亡,无数破碎的我演化成无数破碎的梦境,将我的人格吞噬殆尽。
我沉溺在新世界程序所创造出来的假象中不断逃避,既不敢接受过去,也不敢面对未来。
[壹]
“凪斗君……”
我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但是眼睛酸痛,一点都不想睁开。话说回来,会叫我名字的,有这样的人吗?
“凪斗君!”
模糊的视线逐渐聚焦,鼻尖萦绕着消毒汽水的味道,那个声音带着喜悦响起来,“太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了……”
我回忆了好久才想起来,这个人是我的母亲。她絮絮叨叨地和我说了很多,飞机失事后我一直处于昏迷状态,靠药物维持生命,可以醒过来实在是非常幸运的一件事情。
我觉得不对劲,我明明应该已经是高校生了,而我的父母不是已经…但是具体去回忆的话,又什么都想不起来。那些记忆,可能是一个冗长又虚假的梦境吧,而我只是沉睡了太久,使得记忆与梦境发生了错乱而已。
医生是这么说的。
很快我就开始被安排复健,身体还伤得很重,所以只是一些手指的活动,类似折纸之类的。
“啊抱歉…我已经尽力了,不过只能做到这样子了。”我第一百次笑着对她说。
“没关系,没关系,什么都做不到也没关系,妈妈会永远爱着凪斗君的哦。”
她抱着我,温柔地抚摸我的头发,一如既往地,就像我想象中的那样安慰我,她的气息让我觉得温暖而平静。
“已经够了。”我看着她对自己说,她露出困惑的神情看着我。
“也不能一直逃避下去吧。”我露出一个浅薄的笑。已经够了,我已经满足了,不论是谁创造出来这样的幻境,又是为了什么目的,我感到非常感激,但我不会沉溺,也不会止步不前。
我的母亲从来不会夸我,无论我做了什么,都只是冷淡的回应。
才能是天生的,她这样子告诉我,有才能的人是世界的希望,而没有才能的人只是毫无价值的垃圾,而这一点在出生的时候就被完全区分开来了。没用的我就算再努力也不会成为有价值的人。
所有人都以为他们的去世让一直表现乖巧的我无法承受,但我其实是开心着的,因为一直否定我的存在的人终于消失了。
“可惜,原来枷锁,还一直铐在我的心上啊。”
我的右手按上心脏的位置,那里发出带着温热与生命的跳动声。
[就算没有才能的人,也会有他能做到的事情,也会有属于他自己的希望。]我不由自主地笑起来。[只是执着于才能的话,未免也太偏激得绝望了。]
“只是这种程度的我的绝望的话,也可以击破吧,用我的希望。”我轻笑起来,“所以也可以结束了吧。”
片刻的沉寂后,眼前的世界开始晃动,震得天花板扑簌簌地掉墙漆,吊灯在半空中摇晃,终于无法承受落在地上摔得粉碎,整栋建筑都在震动,地面出现的裂缝蔓延至我的脚底下。
楼房崩塌,我的眼前一片黑暗。
我的口型说出了一句没有声音的台词。
“我还有幸运。所以希望,一定会有。”
这两样,是我最后可以信任的东西了。
(Loading…)

[NO monokuma theater:
虽然说是日狛日,但是总有些心结需要狛枝自己去面对,来破坏掉这个假的世界,这样想着就写了这样的第一章,对想吃粮的同好感到十分抱歉!后面一定全部都会有日向君的!尽情感受我的h力和对治愈系刺刺头&黑色海藻的爱意吧!]


下面是可怜的,第二节,一直被和谐。

可怜的第二节明明没有开车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