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人类会抑郁难道不是因为地球的自我意志吗?

——墙头——
SDR2神(日)狛
DBH汉康
sdorica(万象物语)庞普

企鹅2531504979欢迎勾搭
头像画师:石烧太太

欲说还

※诗人创花式吹枝(?)
※二代ED后,没有坦白心意,所以还没在一起,所以对喜欢的人产生的完全没有生活气息的过度美化(“他真好啊他超级好他好上天了根本不是人”)
※想表达这样的暗恋的感觉
※有个人的角色理解


他不说话的时候,浑身都散发出浪漫的气息。

所谓的浪漫不是俗套的爱情,也不是简单的玫瑰花香水法国蜗牛,浪漫的,超脱出词句的梦幻,不存于世间的柔曼蒂克。

他是一首后摇,充斥着违和的填词,剥离所有台词后才能得到的纯净原曲,颓废的腐朽的情感在音符中发酵,弹出一片故作姿态的明媚。拿不住的曲调从指缝间泄露,与人类原生的痛苦产生共鸣,越在深夜越渗透人心底的声音,安静地把心底的弦拨得乱七八糟。

狛枝耳朵里塞着耳机,趴在栏杆上看海,日向创看到夕阳的红撒得满甲板都是,他的脑子里一股脑地冒出矫揉造作的造句。

日向创有时候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这个人,因为在他的意识里,狛枝个人的映象反而更淡薄,与其说这个人代表他自己,不如说他代表了某些不存在的东西。

用一切美好的东西来形容这个人都不为过,或者说在日向有失偏颇的主观印象里早就把那些黑点剔除干净,在选择性的记忆里一点也没剩下,就算有也被一同作为点缀的花纹。

他的存在超出了单个人类的范畴,更像是某种欲念,或者说他就是情感本身,他就是虚无缥缈的波段,支撑这具强行填满才能的身体缝隙。

重新申诉希望或者不,受到赞美或者不,甚至世界毁灭与否,其实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狛枝闭着眼睛,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自然卷的发梢温柔地卷起来,被海风一下下地撩。

早就不是喜欢,或者爱这种单纯的纯洁的感情了。

他就是情感本身。

是自己存在的意义。

()

评论 ( 3 )
热度 ( 23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