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人类会抑郁难道不是因为地球的自我意志吗?

——墙头——
SDR2神(日)狛
DBH汉康
sdorica(万象物语)庞普

企鹅2531504979欢迎勾搭
头像画师:石烧太太

失声

1.日狛,2.5和3都被我吃了

因为很绝望,所以不适宜任何人阅读

(世界线整合,按时间顺序排列:

失声

互相暗恋

分化卑劣

互相暗恋(2)

合法同居

难以入眠

san值爆炸




日向把被子掀开,看着狛枝湿漉漉的病号服和床单,叹了口气,和狛枝对视的时候眼睛里带了点责备。


而肇事者睁着那双漂亮的眸子,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狛枝是最后醒来的。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就连田中都说了“欢迎从炼狱的火焰中爬出来啊殉葬者”,但他们很快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无论说什么做什么,狛枝都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的眼皮上下碰触,灰绿色的眼睛里却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狛枝似乎不会说话,也听不见了。


罪木给他做了一系列的生理检查,也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狛枝还在监察期,未来机关不愿意提供任何帮助,于是只能让他静养着。他不愿意吃饭,罪木就给他输葡萄糖和盐水。


他完全没有活力,甚至像是没有任何的自我意识。狛枝整天整天地躺在床上,没有人管他的话,连姿势都不会变。


日向第一次单独踏进这个病房是因为被拜托了狛枝的护理,罪木惊慌失措地告诉他:狛枝失禁了。


日向对于狛枝的心情其实很复杂,他一边记得狛枝耐心的陪伴一边又记得他的冷嘲热讽,一边记得他成为同伴时的温柔一边又记得他的疯狂和决绝。


最糟糕的是,他喜欢这个麻烦的家伙。


他一直忐忑地在想狛枝醒过来会是什么样子,不可一世,平易近人,或者愤怒暴躁,未来机关的技术人员的回答是死者可能会因为死亡的冲击失去一部分的记忆,但也可能不会。


日向可能想了有一百种和狛枝打好关系的办法,唯独没有想到狛枝醒过来会变成这种样子——像一块木头,只是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和他沉睡的时候没有任何区别。


第一次给狛枝做护理的时候,日向还以为自己会被拒绝,但直到他把狛枝的衣服全部脱光,狛枝也没有任何抗拒的动作,或者说他什么回应都没有。


比起语言能力和听觉,他更像是像失去了灵魂。


现在日向熟练地帮狛枝擦洗身体,换上睡衣,收拾好床铺。然后坐在床边,习惯性地和他说一些话。


没什么特殊的主题,食堂里的饭菜,工作时发生的一些有趣的事情,或者是读一段书。


他记得除了希望之外,狛枝最喜欢的就是书了。所以日向经常邀请他去图书馆,两个人在灰尘和油墨味的书海里消磨一整个下午。


虽然这么做了狛枝也不一定听得到,但日向想要借此回忆那段可以手拉着手的日子,狛枝戴着他送的戒指,只要伸出手,就可以摸到他的脸。


完蛋了。日向想:我可能错过唯一可以和他告白的时间了。


“为什么要管我。”


日向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也出问题了,但狛枝看着他,就像那句话真的就是他说的。


“我很难受。”狛枝的嘴唇动了起来,“我觉得自己要死掉了。”


日向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因为这句话慌乱起来,他的声音在肚子里打了几个转,最后到嘴边就变成了无力的“别这样想,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


狛枝眉目间多了一丝脆弱,但也不打断他,安安静静听着,直到日向支支吾吾地停下来,才慢吞吞地说下去,“我不是想要去死,日向君。我觉得我要死了。”


日向这下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你说的那些我都明白。”狛枝十分吃力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咬着,“我知道有希望,我比谁都明白希望是不会消灭的。但是我好痛苦。”


“我感受不到任何的意义。我觉得我要死了,日向君。”


日向几乎是立刻就意识到狛枝在向他求救,他的手指颤抖起来,可他脑中一片混乱,完全不明白该怎么回应他。


就像狛枝一个人陷入了巨大的迷沼,他终于开口呼救,而日向站在岸边,心生焦虑却无能为力。他不知道该怎么救他。


“我...”日向欲言又止,他怕狛枝会想到可怕的地方去,又怕自己没办法完美地回应他的求助。


“我不想死,我还有很多该做的事情。可我感受不到自己存在,也感觉不到任何价值。”狛枝眼睛里的哀求多到要溢出来了,“我是什么垃圾?”


日向猛地抱住他单薄的身体,“你不是垃圾,你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狛枝,你是我的...朋友。”


日向用尽全力紧紧地抱着狛枝,他太害怕这个人会再次默不作声地消失了,以至于没有看到他脸上扭曲的痛苦和悲伤,“......我知道了。”


“谢谢你,日向君。”


狛枝递交了心理检查报告,被确诊重度抑郁。


评论 ( 10 )
热度 ( 50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