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随便写写

1.未来机关就职,日狛 互相暗恋 期间

狛枝有时候会做噩梦,梦见云层,爆炸,梦见黑暗潮湿的地下室,和破皮鞋拖沓的声音,梦见生命如同脆弱的鲜花,在地面上炸裂出艳红的汁液,梦见自己失去双腿,苟延残喘地向着无法触及的光芒,双手鲜血淋漓,但这次那个人却始终漠然地站在旁边,他梦见钢铁的长枪闪烁冰冷刺骨的光,他全身痉挛,剧烈的疼痛和呕吐的欲望贯彻他的灵魂,黑浓的烟遮蔽了所有人的目光,什么人都看不到,什么光也没有,让他觉得自己已经完蛋了,不是为希望献身的决绝,而且被绝望吞噬的疲惫。

但是有时候又会梦见特别好的事情,比如游乐园里的旋转木马,或者路边的花上面停留着蝴蝶,梦见和黑色长发的家伙坐在房顶看夕阳,他托着腮说无聊,指尖下鼓起来的那一小片脸颊,又或者在南国的沙滩上,伴随着海风与潮汐,被套进手指的戒指。

那些事情太好了,以至于狛枝不知道它们是真的发生过,还是仅仅只是他的大脑渴望的虚构的幻想。但是现在是真实的,未来是真实的。

“狛枝,没睡好吗?今天一直在发呆啊。”

“啊啊不好意思耽误工作了……”狛枝露出个招牌的虚伪笑容,看起来完全没有悔改的意思。

“我不是那个意思,如果这样精神恍惚下去,像你这种体质,很容易会受伤的。”日向皱着眉看他。

啊啊……他也是,真实的。

狛枝感到胸口软绵绵的,垂着眼睑,嘴角抿着,脸上是一种似乎是苦涩又似乎快要哭出来的笑容,日向从没见过他这样笑,站起来的时候差点被椅子绊到,他三两步地走过去抓住他,“狛枝?一切都还好吗?体温怎么这么高?!”

或者是梦的话,不要醒过来就好了。

狛枝靠在他肩上晕了过去。

评论
热度 ( 14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