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高嘲

*无意冒犯,还多海涵。
————————分割线————————
作家:男
演员:男

(报幕)
【舒缓的钢琴独奏】
(旁白)
歌剧作家和歌剧演员是一对最棒的搭档,他们彼此陌生从无交集,却又配合无间。
有一天,作家突然开口说话。

(帷幕开,作家坐在书桌前,无力地抱着自己的头,羽毛笔和墨水瓶倒在一边。演员穿着女性化的华丽服饰,手握扇子,对着更衣镜审视自己的容貌)

【小提琴加入协奏】

作家(深沉地):哦亲爱的……我想我可能,写了太多你不喜欢的剧本……

演员(侧头无所谓地瞥了作家一眼):别放在心上,甜心,我不在意,我喜欢你的故事,(猛地转身面对观众,双手张开,露出笑容)它让我变得万众瞩目!(双手垂下,提裙致礼,转过身,重新面对镜子)

作家(捂着额头,深沉地):不……不……是我的错,是我让你变得失去了自己……(放下手,语气渐激烈)我告诉观众我爱你,可我爱的却是穿着贵妇裙的你。(慢慢站起,面对观众走去,举起左手,神色迷茫)我爱的人是你?还是我心中的布莱克夫人?

【钢琴音淡出,小提琴独奏】

作家(放下手,转身向演员走过去,走到舞台中央停下,面对观众摊开双手再次发问):我爱的人是你?还是观众对于反串角色的喜爱与来自地狱的欲望?

作家(再次走向演员,握住他的手单膝跪地,在中指上轻吻,憧憬的眼神看着演员):不……我不需要那些欢呼,不需要,我真真实实地爱着你,我只是……噢,我无法忍受我自己。

【小提琴音变得激烈】

作家(双膝跪在地上,掩面哭泣):我无法表达你最美的样子,我根本不爱你,我爱的只是那个舞台上的人,我爱的只是妄想站在你所在位置的自己……(哽咽)我无法满足,我渴望成为你……可我爱你……毋庸置疑。

【小提琴音淡出,钢琴独奏】

演员(转过身,第一次正眼看作家):哦……拜托,甜心,这是属于我的舞台,而现在,你想要连我的存在都覆盖。

演员(推倒更衣镜,碎片散落一地,气极反笑):我早已受够你的矫揉造作,我已经随你摆布,而你却想要替代我。

【钢琴曲变得激烈】

演员(面对观众大步走去,带着气愤的喘息大喊):这是我的舞台!我的观众!

演员(面向作家,伸手指着他大喊):直到最后也在卖弄你的文采,还想在我的舞台上一展歌喉吗?!

【钢琴戛然而止。】

演员(小声,哽咽地)可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灯光全部消失,接着一柱光束打在作家身上,他站起来,走到灯暗前演员所在的地方,那里躺着一个穿着贵妇裙的木头人偶。)

【舒缓的小提琴独奏】
(旁白)

人们都知道,歌剧作家和歌剧演员是最棒的搭档,他们毫无交集,却配合无间。

(作家谢幕)

(闭幕)

评论
热度 ( 2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