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神狛]暗杀者(AO)(1)

1.神狛,abo(omega进入发忄青期会变得十分具有攻击性的特殊设定)
2.灵感来自爱理理的画与妄狐的强烈推荐(点梗abo)
3.起名废,惯例字母路人,顶峰作案
————————————
(0)
透过瞄准镜,神座出流终于捕捉到通告上白发青年的身影,他按住耳麦,用他一贯四平八稳的声音报告,“‘狐狸’已出现,over。”

准心处的狛枝凪斗停下脚步,似有所感地抬起头,透过瞄准镜和神座出流对上了目光。

用肉眼根本看不出特别,可是他通过特训得来的过人直觉告诉他,有人在那个方向看着他,但并没有杀意。

狛枝凪斗不由得有些新奇,神座看到瞄准镜里的人眼睛亮起来,比着枪的右手顶住太阳穴,嘴唇开阖:
“啪。”

(1)
神座出流走进酒吧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他的任务目标,不耐烦地晃荡着高脚玻璃杯,正在发呆。

他并没有刻意地去找这个人,这样太容易暴露自己的动机,就连新手都会被三令五申不要犯这种愚蠢的错误。

可是这个人太显眼了。

这种人生来就该是光芒四射耀眼夺目的,被镁光灯环绕着,被众生捧聚冠上华美的头衔,谁都不会觉得杀手这种见不得光的职业会和他有任何联系。

可偏偏是这样的一个人,却是最有可能是“狐狸”的那个人。

审查机关正在秘密调查C先生,C涉嫌参与一些氵去犭㔾罪活动,负责潜入的同事却在几天前被暗杀了。他们好不容易顺着这件事查到C雇佣了一个叫狐狸的杀手,却因为狐狸的代理人死亡而没办法继续下去。

总的来说,神座出流的工作是保护并证实狐狸的真实身份,审查机关不仅想要给C定罪,也想顺手打击一下这个灰色领域。

神座出流坐到狛枝凪斗身边的吧台凳上,随便点了一杯。

“嗯?”狛枝凪斗抽了抽鼻子,眯着眼睛懒洋洋地打量他,“以前没见过你?”

这个alpha身上的味道也太重了……狛枝在心里不屑地想,又是在发忄青期不怕死地出来猎艳的家伙。

神座出流应了声,“我第一次来。”

“看着就是处男。”狛枝小声嘟囔了声,对他道,“这儿可是清吧,没有omega会跟你走的。”

神座出流出色的听力让他没有错过小声的腹诽,抽了抽眉,“我还没有进入发忄青期,并没有找omega的必要。”

明明身上那股味道一个劲地往他鼻子里钻……居然不在发忄青期?难怪那几个饿死鬼投胎的omega完全没有动作,原来是只有他一个人能闻到。狛枝记得之前服用的抑制剂的效用大概还有不少于五个小时。就在这种情况下对方散发出的信息素已经让他的身体有些微微发热……这个alpha和他的契合度是有多高?!

狛枝心里惊讶,表面却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哦……是我看人的眼光太差啦,你这杯算我的。”

“那多谢。”神座在昏暗灯光下近距离地观察这个人,微挑的眼角懒散地诉说风情,白色的头发软绵绵地蜷曲,肢体动作像是完全放松露出肚皮的猫,却又带着一股随时可以进入战斗状态的张力,alpha当然也会涂香水,可他身上的味道却像是被薄荷味覆盖的奶油香气,换句话说,是大多数omega会喜欢用的那种。

这是沾上了情人的味道?神座这么猜测,却直截了当地开口,“我想找‘狐狸’。”

狛枝凪斗讶异地看了他一眼,低声地笑起来,“代理人死了,‘狐狸’当然也不存在了。”

“嗯?”神座是知道他们规矩的,代理人是杀手身份的挡箭牌,除了代理人,没有任何人可以和杀手直接接触,一旦代理人死亡,杀手就会改头换面换个代号再出现。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没办法确定狛枝身份的原因。

“狐狸”的代理人曾经在这片区域的地下世界都赫赫有名,他死后还进行了一轮权力洗牌。这件事可能与C先生无关,但从“狐狸”下手还是最稳妥的。

狛枝盯了他一会儿,也没在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什么,反倒是身体和大脑作对似的越来越热,他打了个哈欠,大大咧咧地从包里掏出未开封的一次性针管和装着抑制剂的透明玻璃瓶——口服发挥效用太慢,在紧急时刻狛枝都会采取静脉注射——伪装成alpha的身体工作少不得会有这种时候。

该死的自然天性,该死的omega的身体。狛枝恶狠狠地想。

闪烁冰冷光芒的针熟练地扎进皮肤,神座看着他把那一管漂亮的蓝色液体全部打进纤细的血管,看不见毛孔的皮肤上零散地还看得见其他的针孔。神座一向是最看不起这种被药物控制的人,可这时候他不由自主地开始思考哪家戒毒所效果最好。

狛枝被注视着,还配合地眯起眼睛,状若享受地叹了口气,他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也这是他需要其他人误解的区域。

只要能瞒住omega的身份,被误以为口及毒也无所谓。总比被抓回家和啤酒肚又谢顶的alpha大叔政治联姻要来的好!想到自己肚子因为怀孕大起来的样子,狛枝就恶心到打了个寒噤。

虽然说父母表示会尊重他的意见,但到时候谁知道呢!omega被拘束具固定住强迫结合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见过,一旦被标记,以后就再也没有自由自在的生活了!

不过如果说是旁边这个alpha的话,倒也勉强可以接受啦……狛枝把用过的东西收好,舔了舔虎牙,把注意力又转移到他身上。从来没遇到过高契合度的alpha,狛枝不由得对他有点好奇,他也没多想对方打听他会有什么意图,毕竟狐狸和他的代理人还是很出名的,这个alpha不自觉紧绷的身体出卖了他是个生手,也完全不是灰色地带的人,撇去那股撩人的信息素味道不谈,他身上的禁欲气息甚至更像是……严肃的老师,或者一本正经的职员之类,总之是正经人。

神座一动不动地看着眼前的人,他的眼睛像是因为舒服变得有些迷蒙,水润的嘴唇像果冻一样柔软可爱,奶油的甜香不知何时淡去了许多,但剩下清凉的薄荷气息显得格外沁人心脾。

狛枝晃了晃脑袋,借着伪装的余韵大胆地靠向神座,故作轻佻地勾了勾他的下巴。

“诶……这么看,还是个美人呢。”

本意是想看那张严肃认真的脸变得不自然起来,手指却职业性地滑到他耳后,状若亲昵地缠住一缕发丝,指腹贴上颈间的动脉,让平稳而坚定的脉动传递过来,这种充满生机与活力的跳动让他觉得欣喜和着迷。

命脉被人掌控在手里,神座却还是冷静地观察他。狛枝因为持枪,手指上有薄薄的茧,被他看着的时候让人觉得艾绿色的眼睛里像是只有自己一个人。

神座第一次感受到多巴胺的分泌,但就连身体会有的情感他都无法感受。

狛枝感觉到指下频率变化的心跳,愣了一下,手腕就被一股大力抓住了,接着整个人都被拉到怀里,温热的触感落到唇上。

这是他的初吻。

(To be continue?)

评论 ( 15 )
热度 ( 67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