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日狛]逃

1.抑郁症主题,有一点点神狛要素
————————————
“我们分手吧。”狛枝说。
没有关严实的窗户被风刮动,发出沉闷的声响。
狛枝叹了口气,站起来想要关窗,手指按在窗框上却发起呆来,他最近越来越没办法集中精神,呆呆地看着窗外,但其实什么都没有想。
日向觉得他是太累了,于是让他在家好好休息。
狛枝把窗户关上,落锁,拉上窗帘。在昏暗的房间里抱膝坐下来。他的确很累了,但是却没办法休息。
他打开音乐,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但他还是把耳机塞进耳朵里。
他知道自己的情况很糟糕,他知道困扰他的不过是一些再细小不过的,甚至说不出具体形状的东西,他知道自己必须要战胜它……但是他做不到。
他开始变得悲观,迟钝,惧光,丢三落四,提不起精神。他在发热,头昏昏沉沉的,但他不想吃药,也不想休息。
他不敢告诉日向,他怕对方觉得自己麻烦,又无理取闹……而且要说,也没办法说清楚这份不为人知到好像无病呻吟一样的痛苦。日向君已经付出了那么多,而且大家现在都很忙,不想麻烦任何人了。
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狛枝想,当务之急是要战胜他身体里的绝望,如果有必要,就连自己一起毁掉。
狛枝抱紧自己,耳机里迟缓的轻音乐也让他觉得难受,他关掉了音乐,坐在静谧的黑暗的房间里。
今天一定要说出来,分手的事情。其实一开始就不应该和日向君在一起,他只会是拖累而已。
风很大,门窗咯哒咯哒地响,狛枝觉得胸口闷得厉害,眼前也蒙上一层昏黑的滤镜,像在冰冷的海水中,静静地,静静地沉下去。
他抬了抬手,什么也没有抓住,闭上了眼睛。
死亡……他想,死亡……
这个词奇妙地让他的灵魂变得轻松起来,他见过很多人的尸体,有时候是恐惧,有时候是可惜,有时候是快意,可这时候让他觉得解脱。
我有罪。
狛枝忽然回忆起他去世的爱犬,他的父母,学院时期被他的才能拖累的人,以及绝望…………
他开始大口大口地呼吸,倒在冰冷的地板上,胃里一阵翻腾,他最近吃不下东西,肚子里都是空的,吐了一阵也只是干呕,被空气呛到大声地咳嗽。
狛枝咳嗽起来很吓人,他浑身颤抖着,好像要把肺里的空气都排出体外似的,他苍白的脸憋的通红,眼泪和口水控制不住地流,好一会才终于喘上气,又把身体蜷起来。
无形的压力和绝望压迫着他的心脏,狛枝捂住自己的耳朵,咬着牙关痛苦地发出非人的呜咽声。
放过我吧……我受不了了……狛枝无声地泪流满面,他想逃,他想逃离这里,逃离痛苦,甚至逃离这个躯壳。
他一方面这样想着,一方面理智又告诉他,这样是不对的,不可以,他被这样自相矛盾的思维挤压着,陷入无边无际的混乱。
狛枝哭着把手伸进裤子里,直白的欲望拉扯他的精神向中心聚拢,他握着上下地动,念着他喜欢的人的名字,仿佛可以从中汲取力量,“日向君……日向君……”
他想着日向,只有这种时候他的灵魂才能稍微地减轻痛苦,即使他所想起来的只有日向和他的朋友们有说有笑地聊天,被女同事献殷勤,或者随手帮陌生的老人提东西……
他一方面觉得这样做没有错,可是他又嫉妒,嫉妒地要发疯,早年的经历让他完全没有安全感,他甚至不能忍受对方的注意力从身上离开。
多看看我……不要丢下我……他想,如果可以把日向君关起来,或者被日向君关起来就好了。
狛枝震颤着达到顶点,他把手抽出来,看着粘稠的液体滴滴答答落在地板上。身体的疲惫拉扯他的精神慢慢陷入黑暗,醒来的时候或许会更痛苦……但是他只能选择饮鸩止渴。
狛枝在梦里也觉得很累,昏昏沉沉中似乎感觉有谁抚摸着他的头发。
狛枝强迫自己睁开疲惫到合在一起的双眼,他跪坐在沙发边,枕着神座的腿,神座看他一脸困倦,捂住他的眼睛。
“嘘,放心睡吧。”
这句话意外地让人有安全感,狛枝几乎瞬间就陷入了沉睡。
狛枝醒来的时候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衣服也被换过了,日向握住他的手小声地喊着他的名字。
“狛枝,狛枝,吃点东西再睡。”
“日向君……?”狛枝的声音沙哑得让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日向也愣了一下,额头抵着额头测了测他的温度,不认同地说,“等会还要吃点药……”
狛枝突然抱住他的背,眼睛酸得要命,“不行了,我坚持不下去了……我……”
狛枝刚醒过来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这种不稳定的状态,日向熟练地用温柔的亲吻安抚他,“没事的,没事,都会过去的,我陪着你呢。”
“呜……”
“我爱你,狛枝。”他说,“我爱你。”

评论 ( 8 )
热度 ( 50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