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神狛]雪景瓶(中)

1.架空,灵异,纯属虚构
————————————————
屋子里空荡荡的,只是个干净的客房。

这是更深的一层。这念头在神座脑中一闪而过,可要说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又只有茫然。

他退回到似乎没有尽头的走廊,不寻常的灵异事件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可怕,比起烦恼这种事情,不如找找出去的方法,或者是自己的身份还更有意义一点。

他在紧闭的纸门前经过,有时候里面会亮起烛光,影像像无声的皮影那样表演起来——不同的人被残忍地杀害,或是崩溃自尽的场景。

神座一开始还会打开门看看,然而迎接他的总是空空荡荡的屋子,他也知道这不是什么有用的主意了。

皮鞋在木制地板上踩踏,发出结实的回声,神座不知道自己走了有多久,终于又有些异常发生了。

一开始是淡淡的木香味,接着是细碎的铃铛声和赤脚踩在地板上的声音。

神座出流停下来,对方也跟着停下来,静静地隐匿在黑暗里,他用手电往前或者往后照,乌漆麻黑的什么也看不见。

他想到那个白色头发,穿着浴衣,在他面前变成一簇蝴蝶的大男孩。

那个家伙就是鬼吧。

「有时候,古老的宅邸历经多年岁月,会发生一些灵异事件并不奇怪,特别是发生过惨案冤案的地方。这种建筑物自身形成特殊的(磁)场,找到场的中心才能出去。」

「比较弱的场只会发生鬼打墙之类的情况,中心也在固定的地方,而有些强大的场则会移动自己的场心,甚至幻化出人类的样子,可能会有很多幻象,但只有可以掌控整个场的场心可以带人出去。魂可能有很多个,但只要找到真正的鬼,意外闯进场的路人就有一线生机——如果鬼不想杀人的话。」

咦……?他曾经看过这段文字吗?

记忆的残片在神座脑中飞逝而过。他记起来是刚才在日向创的笔记本上看到的。

这么认真地做笔记,还一头热地跑到这种一看就不太妙的地方来,那个日向创,不会是侦探之类的家伙吧。

他分神的时候,一只手从身后从黑暗中伸出来,拍在神座的肩膀上,缭绕着浅薄的木香。

“找到你了。”

对方的声音是一种婉转中带着色气的低沉,言语中透露出一丝笑意。

神座出流转身踢飞他手里的匕首,认真地审视起这个人来。他的眼睛因为惊讶而微微睁大,睫毛很长,像是小说里经常会说的蝴蝶颤抖的翅膀,艾绿色的瞳孔包裹着一个黑色的影子,但遮挡不住里面闪耀的光华。

他的眼睛里藏了太多的东西,几乎吸引走神座所有的注意力,但撇去偏颇的主观意见,总体来说这无疑是个帅气的男人。

“你杀不了我。”神座出流说。

“啊……抱歉抱歉。”那家伙双手合十,露出比起道歉更像是卖萌的表情,“我实在太紧张了,还以为先生你是鬼呢……”

明明他自己才是吧。神座想,不是鬼怪,哪有人会长成这副模样的。

……太好看了。

神座报了自己的名字,白发的鬼惊讶地眨眨眼睛。

“怎么?”

“没有,我的名字是狛枝凪斗。”他笑着岔开话题,“我是和日向君一起来的,我们走散了,之前撞到你的时候,我正在找他。”

“嗯。”神座点头,“发现了什么吗?”

“日向君是个业余摄影师,我只在他的相机里发现了一张照片……”狛枝皱着眉思考了一下措辞,“是走廊,我们在的走廊,上面什么都没有。我觉得他应该是拍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然后……”

狛枝直勾勾地看着神座,“然后鬼就从照片里跑出来了。”

“你是说,日向创被鬼缠上了?”神座庞若未觉,接过话题说。

“是的。而且你应该发现了,这里和古宅虽然构造相同,但还是没使用过多久的形态——鬼把我们全都拉进里世界(幻境)了。”狛枝趴在地上找他被踢飞的匕首。

“你有办法出去吗?”

“首先要找到失踪的日向君……”狛枝说着终于摸索到了他的小刀,“这种住在幻境里的鬼一般不会伤人,满足诉求,让他开心就没事了。”

“也有一种可能性,日向创没有失踪,我就是日向创,而你是鬼。”

狛枝愣了下,无奈地笑道,“神座君,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神座没接话,“日向创的笔记本上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吗?”

“没。”狛枝说,“我本来也这么想,但是上面一个字也没写。”


“也不能怪我认错嘛。”狛枝把脖子上的线从衣服里扯出来,那头系着一个铃铛,“靠近鬼的时候它就会响,鬼的气息越重,声音就越急促,刚才我就是这样找过来的。”


“你是阴阳师吗。”


狛枝古怪地沉默片刻,“这里是日向君的祖宅……我接下委托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会这么难办。只希望他可以把日向君还回来……”


“这样。”


这时候他们听到琴声从背后的房间传出,狛枝手里的铃铛自己摇晃起来。


(loading……)

评论
热度 ( 21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