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日狛日]贺礼

1.是刀,快跑。
————————————
狛枝一般不会哭。
他觉得眼睛很酸,水涔涔地要溢出来的时候,会突然仰起头睁大眼睛一抽一抽地吸鼻子,低下头的时候又恢复如常了,真的一点儿也看不出来。
甚至这种情况也十分罕见。
日向搜寻着难得几次的记忆,脑海中浮现他的下眼眶慢慢红起来的样子,灰绿色的眼睛蒙上一层湿漉漉的水雾,这股粉红游走到他的脸颊,他的虎牙轻轻咬着嘴角,颜色还没来得及传递到鼻尖的时候,他就难以忍受地转过头去了,不给人看到更多的表情。
他这样子,却更让人感觉小可怜样了,在胸口隔靴搔痒似的闹。
可爱。
虽然可能不太合适狛枝,但是日向一团浆糊的大脑只能从贫乏的尚存的词汇库里搜索到这个词了。
不,但其实他是不希望看到狛枝哭的。狛枝那么骄傲又坚强的人,害他落泪的话,是太过分的事情了。
日向目瞪口呆地看着狛枝下巴上一滴一滴落下来的水珠,思维的齿轮几乎完全卡死在这里。
他怔了一会,想用衣袖帮他擦脸,想出声安慰他,想试探着问他发生了什么,才迈出一步,脚底下发出咔嚓一声。
地上满是陶瓷杯的碎片,咖啡溅上他们的皮鞋,甚至狛枝的裤子都沾上了不少污渍。
“狛枝……?”
狛枝的嘴角咧了咧,落回原位,旁边的泪痕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怎么……了?”
狛枝张张嘴,却像是被空气噎住了,闭上眼睛摇摇头。
“……祝你……”狛枝终于开口了,声音沙哑得像是三天没有喝水。
“新婚快乐。”
他的嘴唇颤抖着,扯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谢谢。”日向惴惴不安地开口,“你……没事吧?发生了什么吗?”

(fin.)

评论 ( 2 )
热度 ( 40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