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神?]正数三秒

“人总是有种误区,好像越是强大的人,就越不需要感情一样。”
“难道不是吗?”
“拜托……感情可不是什么累赘吧。”
“不是吗?”
“当然不是啊——”
“那它有什么用呢?”
我的眼珠闲散地滚了半圈,落在他的脸上,他面无表情或者说是严肃地看着我,好像确实在认真听一样。
“它会,让你变得……”
我顿了好一会,来思考措辞,“……柔软。”
“柔软?”他重复了一遍。
“啊,是,它会让你的心变得柔软,鲜活,温暖。”
他没说话,我知道他没办法明白这种带有感情色彩的词汇。他就像一台精密的仪器,只能通过白纸黑字的字面解释来感受一切。
对于他来说,“死亡”和“阳光”的感觉都是一样的,也理所当然地不能通过反射弧理解“爱情”或者“快乐”,他明白多巴胺的分泌与神经元的颤抖,可他没办法感受到他们。
可我不觉得他就是这样了。
他就像个刚出生的孩子,只要学,一定可以感受到那些东西,我这样坚信着。
“……无聊。”
他得出了习惯性的结论,我无所谓地笑了笑。那些疯子已经因为造出了这种完美的生物而沾沾自喜,可我在担心。
他在我眼里是个坐拥宝藏却孤独的,是个举着刀枪而无所知的孩子,是个保持着诡异平衡随时可能爆炸的核反应堆。
“你也是。”他说,“擅自地同情着别人,在为自己而感动吗?”
“这没什么好感动的。只是我的大脑自发地产生了我无法控制的情感而已。”
“情感。”他又重复了一次这个词。
我的手指毫无知觉地动作,把医用棉剪成一小块一小块。
“情感是燃烧的白色火焰。”我说,“火焰会触动你的神经,让它也跟着燃烧起来,白色意味着在这种反应中,它会产生斑斓的色彩。”
“你觉得我需要这种东西。”
“是啊。我觉得,如果你还有需要努力,有自我意志去得到的东西的话,大概就是它了吧。”
“它是你的最后一块拼图。它可以带你摆脱无聊而苍白的困境。”我说,“如果有一天你出去了,试着找找它吧,大概是落在你的记忆里了。”

评论
热度 ( 11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