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狛]

狛枝突然醒过来。

毫无缘由,也没有半点征兆。他没有做梦,房间里也只有空调运转时微不可查的嗡鸣。

他平躺着,愣愣地看着天花板。环在腰间的手臂结实有力,赤棵裸的肉体亲密无间地贴合,湿热的气息落在他的脖子上,腰腿却有点酸痛。

以至于他想了好一会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

他没办法确定自己究竟是醒着还是在梦里——这说不定也只是希望更生系统所塑造的一个场景,就像他没办法确认身边的人到底是谁。

如果外面有黑白熊叽叽喳喳的叫声,抱着他的毫无疑问就是神座君,如果侧着耳朵可以听到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那除了日向君之外也不会有第二人选。

但可怕的是环境静悄悄的,让他想起很多糟糕的记忆——又如果是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呢?

如果希望之峰也好,幸运与希望也好,统统都只是他刚才睁开眼睛前的梦境呢。

狛枝想,说不定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职员,在既没有绝望也没有希望的毫无意义的社会里生活,没有才能,也没有波澜。

这样一个人,他只是希望自己可以成为狛枝凪斗。

狛枝这样想着,甚至连自己的存在都有些疑惑了。

可能我根本不是我自己。我只是做了这样的一个梦。

这样的想法让他觉得绝望,他不敢动,也不敢去看旁边的人,他呼吸的频率越来越快,甚至星星点点在眼前旋转起来,视线变得忽明忽暗。

身边的人被惊醒了,他捂住了狛枝的口鼻。

“冷静,狛枝,冷静下来。”

熟悉的声音让他乖顺地放松下来,但是眼前一片模糊,他还是没办法分辨声音的主人到底是谁。狛枝被扶起来,那人捂着他的眼睛打开床头灯,喂他吃了两片药丸,又关了灯,才放心挪开手掌。

“果然说今天状态很好是骗人的吧。”声音里有些无奈,“想要靠自己的意志抵抗绝望当然是很勇敢的事情,但是你要知道它本来就藏在你的意志里面。这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你也不需要有任何压力……我会陪着你,大家也都在……”

大概是药力的作用,狛枝感到睡意像潮水缓慢却不容拒绝地爬上沙滩,那个声音也缓慢地降低音量。

“不要太勉强自己,你已经很努力了,狛枝。”

意识混沌中,狛枝似乎感觉到温柔的吻轻轻地落在脸颊上。

啊……

日向君。

评论 ( 3 )
热度 ( 44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