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神狛]生活平淡而苦闷

1.想着写个希望的狛枝和绝wu望liao的聚聚的产物(不同时期的交错),与其说是让神座感受希望不如说是让他感受生活(说了那么多其实就是个约会的故事),强烈的我流神狛(大写加粗OOC)
2.糖里有刀,刀里有毒(高亮)
——————————————
狛枝从梦里醒来,具体细节已经不记得,只有粘稠压抑的绝望还如骨附蛆地挤揉着他的灵魂。

狛枝长长地舒了口气,“……绝望?”

神座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搂着他揉了揉作为安慰。

狛枝躺了一会,突然从床上坐起来。

“我给你剪头发吧。”

第一缕头发掉在地上的时候,狛枝还有点后悔,神座的长发黑亮柔顺,握在手里好像丝绸一样,虽然他本人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但是却没办法掩盖它的美丽——虽然这个词用在这个男人身上非常奇怪。

“不剪了吗?”神座确实对他的头发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甚至对任何事情都是这样,他什么都会,什么都可以做到最好,所以做什么都没有意义。

“剪…啊。”

狛枝拖长拉丝的声音被鸟鸣声清脆地剪断,他回过头,漆黑的天空远处有苍白的光芒翻涌着卷积上来。

狛枝抚摸着手里的长发,还是狠下心动了手。

剪刀是厨房里拿出来的,剪断头发的时候不是理发师手里专用剪刀的那种轻声快响,而是平时把鱼开膛破肚时的滞涩钝音。

没什么可惜的。狛枝在心里告诉自己说。没什么可惜的,是为了希望,为了希望也可以造访这个可怜男人的胸膛,让他空无一物的虚无里也可以盛下五颜六色的希望光芒。

“无聊的心态是不对的,为了让神座君可以感受到希望,我们不得不做出一点改变,抱歉啦,头发君。”狛枝小声地说。

额前过长的刘海会遮挡住视线,脑后过长的长发会拖累他的灵魂,狛枝的手法很生疏,手臂甚至有点颤抖,但却认真地,仔仔细细地做着这份工作。

神座想说无聊,但是狛枝全神贯注的态度让他开不了这个口。就算刻意把无聊说出口也很无聊,所以直到最后地上铺上一层墨色的地毯,神座也没有说话。

狛枝活动了一下发麻的手腕和手指头,把神座后颈沾上的细碎的屑末吹掉,趴在他的肩膀上对着镜子里的他笑,“有没有感觉好一点啊?”

“……无聊。”

狛枝好久没有听到他这样说话,新奇中带着怀念地笑起来。

天空已经大亮,却奇怪地看不到太阳,朦胧的金色光芒像是希望的碎片,零零碎碎地落得满地都是。

“好啦。”狛枝说,“现在,让我们去做些简单的事情吧,普普通通的,谁都可以做到的,没有好也没有坏,大家都是一样的事情吧。”

“那种事情不是毫无意义吗?”

“就是因为它们没有意义,才让人觉得开心啊。”

“……”

接着惯例的西装一套第一次遭受冷落,神座最后穿着和狛枝一套的情侣T恤被拉出了门。

游乐场这种地方,神座没有去过,如果不是狛枝想去的话,他也永远不会走进去。

神座因为无聊而面无表情,和所有人都格格不入,狛枝倒是很有兴致地去玩夹娃娃机。

天气有些热,冰淇淋上凝出细密的水珠,奶白色的液体流到手指上,狛枝就把它舔掉。

走到喷泉前面的时候,狛枝忽然一脸难耐地说肚子疼,把东西一股脑都塞进神座手里,叮嘱他站在原地等一会,就小心地避让着人群往洗手间挤出去。

他站在中央喷泉前面长凳旁边,手里拿着狛枝硬塞给他的气球,小熊玩具和冰淇淋,不像什么毁天灭地力量的拥有者,只是个约会中的大男孩而已。他看着融化的冰淇淋流到他的手指上,低头舔掉了奶油甜香的液体。

他突然抬眼,狛枝隔着人群远远地对他微笑。他们之间横亘着的是欢笑着的游客,是卖气球卖冰淇淋卖棉花糖卖棒棒糖的商贩与童话气息的观光车,是存在却没有实感的空气,不是希望和绝望,不是世界和现实,不是沉重的生与死,不是他们明明互通却无法交错的灵魂。

在这个瞬间他存在的意义被最大程度地压缩,站在这里的人是神座出流或者不是都一样,他可以是他,也完全可以是另一个人,他可以是男性,也可以是女性,可以是老人,也可能是孩子,可以随便是谁,在这瞬间他只是一个普通到微弱的存在,这样的感觉让他觉得特别。

就像狛枝说的,他们在做的事是普普通通的,没有好也没有坏,谁做都一样,即使做了也没有意义的事。

就是因为没有意义才让人觉得轻松。

这天剩下的时间里,他们一起吃掉了同一个冰淇淋,坐了狛枝最喜欢的旋转木马,看了一场没什么道理的单纯散发着粉红色少女甜蜜的童话电影,回家的路上遇上了祭典的礼花。

狛枝眼睛里有着绚丽的星光与闪耀的五彩烟花,他们接了吻。

临睡前狛枝亲吻了神座的脸,闭着眼睛躺好。

“晚安,神座君,明天又会是新的希望的一天的。”

神座的嘴唇触碰他的头发,对狛枝,或是某个不知名的对象承诺道。

“明天永远都会是今天。”





“喂……喂!”
“日向君…在想什么呢,笑容都要溢出来了啊。”
“啊,没,没什么…”
“就是,昨天晚上梦见狛枝了。”
日向手指拨了拨胸前的白花,笑起来,“我没事啦,你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啊。而且有神座照顾他的话,就算是那种家伙也完全用不着担心,对吧?”
(Fin)

评论 ( 13 )
热度 ( 53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