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夹缝

1.导师系列8.5,但内容是有关日向和狛枝的事情,友情向(好吧其实是狛枝单箭头)

2.这次,应,应该没打错tag吧…
————————————
狛枝凪斗找了好久,才在下游找到了坐在河边发呆的日向创。

“日向君?”

日向被他吓了一跳,吐了口气,但没回头,“狛枝…”

狛枝在他旁边坐下来,手臂搭在他肩上安慰他,“那个,也不是你的错……”

“为什么我既感受不到斗气,精神力也那么弱呢。”日向把脑袋埋在手臂里,“我也想像你那么厉害啊……”

狛枝脸上是一种无奈又悲伤的神情,他转过头看着流动的水面,小声地说,“这里不是也很好吗,我就很喜欢这里……”

“我才不想一辈子都在这种山旮旯里的地方啊!”日向猛地站起来,他红着眼眶,“你是外面来的你当然不明白,我有多害怕…我害怕我永远都会是这种普普通通的样子,好像什么都会一点,可是却根本拿不出手,我所了解的所学的那些东西就只是为了能让我更好地为别人喝彩…我怕我必须得按照别人制定好的路线走下去,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户,和他们定好的谁结婚,生孩子,一通忙碌以后才发现自己已经用掉了所有的时间像村东的叔叔那样躺在床上什么都做不了。我怕我会和别人一样陷在这个村子腐朽的传统里,也一样地腐朽掉,永远也不知道外面的事,也永远出不去…”

日向说到最后已经是满脸的泪水,他哽咽着说,“我害怕啊……狛枝。”

他就这样信任地在狛枝面前表露出所有的欲望和希望,狛枝站起来,伸手抱住他。日向吸了吸鼻子,也回抱住他的背。

他们静静地依靠着对方,狛枝感觉怀里的人已经冷静下来,轻声地说,“都十六岁了,还哭鼻子。”

“…说的好像你年纪多大似的,明明还比我小。”

狛枝笑起来,他想着记忆里灼热的火焰,陌生的入侵者以及头顶一滴一滴落下来淋得他满头满脸的鲜血,“我可从来都不会哭的。”

“谁知道。”日向说,“你看起来就是那种会因为一根棒棒糖哭起来的家伙。”

狛枝本来就有点乱七八糟的心思,单纯的话在他耳朵里也暧昧起来,“才,才不会呢!”

“是嘛?”日向不相信地抬起头,手不小心划过他的腰,狛枝身体一震,登登登地后退了好几步。

“你……”日向发现了有趣的事情恶劣地笑起来,“你不会是怕痒吧?”

“不是不是我只是吓了一跳!”狛枝连忙摇手解释,但还是被日向扑倒了。

他们滚在软绵绵的草地上打闹起来,直到狛枝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喊着“我认输”,日向才放过他,他们重又气喘吁吁地靠在一起看河水哗啦啦不知疲惫地流动。

他们心里有着不同的想法和心事,沉默了一会狛枝突然说,“说的也是,日向君这个样子,要是被谁抓住,被控制了怎么办呀。”

“什,什么啊那种假设!为什么我就一定要被抓住啊!”

“因为日向君是我最好的朋友啊。”狛枝说,“追杀我家人的那些人说不定会做这种事情……到时候我就喊哥哥,你就知道我来救你了!”

“真是的……”

“而且日向君还那么弱wwwww~”

“喂喂!”

“哈哈哈哈哈哈抱歉抱歉!”

“…………”日向恼羞成怒地说,“还,那你不如喊我爱你算了,还能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呢!”

“哈哈哈哈哈哈好啊那我到时候就这么喊,日向君可别脸红啊www”

“哈?我才不会!”日向挑衅地瞪了他一眼,“我还要大声地喊我不爱你你回去吧别纠缠我了这样的话呢!”

狛枝靠在日向肩膀上,笑得浑身都在颤抖。

“有那么好笑的嘛……”日向说着,感觉脖子上一重,才发现狛枝把他总是带着的那个吊坠挂在了他的脖子上。

“诶…?这个?”

“这块石头可以刺激精神力增长,借给你,你要帮我保管好哦。”狛枝说,“等你变得厉害了,我可是要问你要回来的。”

“啊,这个……”拒绝的话他怎么都没办法说出来,最后抓着狛枝的手承诺道,“我,我一定会变得比你厉害,然后我就可以…保护你,再也不会让你受伤了!”

狛枝的嘴角慢慢地弯起来,过去所有的痛苦和悲伤都在这句单纯的承诺里变得不再重要。

“好啊。”






塔和能量暴动当晚,日向留下纸条一个人离开了村子,从此销声匿迹。

狛枝在寻找他的旅途中遇到了军火贩和研究狂人,才知道他当年送给日向的石头,就是他家族世代相传保护的希望之光。

他在战场看到了他一直在寻找的人,大声地喊他们曾经定下的暗号。

可是对方没有回应。

(True Ending)

评论 ( 11 )
热度 ( 36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