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神狛]《我的导师,太强了》

1.导师系列二,这个梗太可爱了,我脑补床戏的时候(对我脑补了很多很多h但我就是不写),忍不住脑补了更多剧情…
2.西幻设定,是上一篇的后续,传送门:

第一章 第三章 第四章
————————————————
上次的事件后,我担惊受怕了很久…但是导师并没有对我采取什么灭口之类的措施。
想必是觉得我很无聊吧!真是太好了!
没想到,他居然和宠物猫是那样的关系…我之前居然简单地认为他是一个古板的无趣的男人…实在是太打脸了。
能在生前就在人类史上留名的人,怎么可能会是普通的角色嘛!不如说,会有奇奇怪怪的爱好才更符合人设!
我终于拥有了这样良好的心态去面对他,结果第二天的课程,他仅仅是拿着教材,就进来教室了。
?????导师?您的猫呢??!
我才刚刚接受了这样的设定!请您保持人设好吗!
我恍惚地听着课,满脑子都是他和那个声音纠缠在一起的画面,甚至怀疑我的导师把他的猫玩死了。
就在他在黑板上写着药剂配方的时候,教室门突然被人轻轻地敲了敲,我恍惚的视线移过去,那里站着一位短白发的高个青年,长相……
非常好看。
他对着我的导师笑了一下,那个笑容,简直,我的文学课学的太糟糕了,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哦……就像是,他浑身上下都在发光一样,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使,大概就是说他吧,我当时真的是这样想的。
就是这样一个好看到让人窒息的男人在向他散发荷尔蒙,而我的导师,这个在我心里已经被定位成一个严重S倾向的男人,对他却甚至没有半点特别的反应,用他平时的速度施施然地写完板书,才把粉笔放下来。
导师几步走到他面前,他身周原本就冷冷的气场,变得像是冰狱一样,“我说了让你乖乖待着吧。”
“哈哈哈…”他小声地笑起来,声音熟悉得让我的背后不由自主地发冷。
是那天我在导师门口的时候…听到的那个,带着哭腔的声音……
“神座君,太入戏了吧。”他的声线非常特别,像是在你耳边低语,那个声音仿佛从耳朵里钻进身体,猫爪子似的挠着人的胸口。
他用一根手指抵在导师的下巴上,对这个传说级别的男人,做出了像逗猫逗狗一样的动作——勾了勾他的下巴,然后又露出他那人畜无害的笑脸。
“真的把我当成是你养的小猫咪了吗?”他的嘴唇几乎和我的导师贴在一起,“那种禁锢,对于恢复记忆的我来说…”
我才发现他的脖子上,挂着一根断了的铁链。
——就像那只白猫有时候会受到惩罚一样。
我的导师突然出手了。
或者说我其实并没有弄清楚短短的几秒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们应该是交手了——元素和斗气卷起的气流把教室里的器材吹得东倒西歪,瓶瓶罐罐在地板上摔得粉碎,有一股斗气甚至割破了我的脸。
等我的眼睛反应过来的时候,导师已经把他掼在墙上,撞击产生的裂纹蔓延到墙角,那个白发男人的肩膀颤抖起来,原本是不可见的幅度,慢慢变得明显起来。
他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与他刚才的表现完全不同的笑声,疯狂,偏执,令人恐惧。
“神座君把我的灵魂又温养起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样的希望呢……?”
我的导师在他腹部来了一记让人觉得肠子都要破裂的重击,然后就丢下乱七八糟的教室,和一教室的学生,抱着晕过去的人走掉了。
“我,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我吞吞吐吐地,和右手边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全神贯注做实验的学霸说。
学霸闭上一只眼睛仔细地观察玻璃管里的液体,头也不抬地,“导师的猫是他的情人这种事吗。”
“……”
“还是他们相爱相杀几百年的事。”
“……………”
学霸终于正眼看着我,“你不会连,导师用禁术让他的情人死而复生这种事情都不知道吧。”
“…………………”

ヘ(;´Д`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到底有多少事情是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的啊?!!!!

“因为你没有认真学历史啊。”学霸推了推眼镜。

(happy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102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