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神狛]《我的导师是个无趣的男子》

1.西幻设定,虽说标题是这样,但并不是师生恋,第一人称是左右田(不是啦hhhhh)
2.yo的梗,其实非常刺激,拖了好久才写出来
3.非常甜了(♡´з(´ω`*)

后续传送门 第二章
————————————————
我的魔药导师是一个无趣的男子,我甚至觉得,他自己也觉得什么都很无趣。
当时选修药剂学的时候,就只是因为那份对他名字的好奇,并不是对这门学科有什么喜好,也没什么兴趣摆弄那些瓶瓶罐罐和乱七八糟的粪便或是昆虫的材料。
只是因为导师的名字叫神座出流。
如果说你听到这个名字,没有感觉恐怖或者崇敬的话,那我建议你重新学一下近代历史。
“就是因为这个人的存在,人族才能在这片大陆上尚有一席之地。”
就算以严谨著称的教科书上都说了这样的话。据说他的魔法和精神力都已经达到了无法想象的巅峰,这种传奇人物的名字居然出现在了选修课程的导师目录上,我会产生好奇心也无可厚非吧。
这样的人,我一开始以为会是胡子花白,穿着厚重的法师袍,冷厉的样子,直到课程开始,我才知道这些印象里只有一个冷字勉强可以和他对的上。
他有一头黑色的长发,平时任它们散乱地披着,只有上课的时候会扎起来,光从脸看可能只有二十多岁,如传闻中一样拥有一双红色的魔族的眼睛。他喜欢穿黑西装,但怀里总是抱着一只白猫,我担心过猫毛沾得他浑身都是,但这样的事情其实并没有发生。
他虽然冷淡,但不凶恶,问他问题也会解答,是个不错的导师。
但是,但是这样普通的人设,居然是那位大家连名字都不敢提起的大人物,实在是让人太,太失望了。
我的导师,是个非常无趣的男子了。
药剂学有百分之九十都是动手操作的部分,我怀疑他教这个课,只是懒得说话。
我们做实验的时候,他就会找个地方坐着吸猫,不是,撸他的猫。
那只白猫有一双浅绿色的眼睛,本来就长得像个小公举,又被他养得非常健康,我们也有同学曾经被诱惑着想摸摸看,但是导师用那双红色的眼睛冷冷地看着她,“不行。”
有时候他会给他的猫戴上项圈,用绳子牵着放在地上,看着它脖子上半长不短的毛被磨掉一层,我就觉得心疼,但是导师这个时候又完全不像个吸猫的铲屎官了。
白猫会讨好地蹭他的裤脚,作势要爬但其实收着指甲不敢弄破他的裤子,应该是想要被抱起来,导师握着链子,用脚背把它推开些,“好好反省,狛枝,别总想着撒娇。”
哦对了,这只猫是有名字的,听起来更像是人对吧,然后他就会旁若无人地和他的宠物细数它犯的错,弄脏了东西啊,浪费食物啊,打翻了珍贵的药剂啊,或者是其他乱七八糟又其实不值一提的事情。
“不都是因为你才恃宠而骄的吗?!”我们在心里小声地喊。
我的导师,是一个钓鱼执法者。
白猫可怜巴巴地喵喵叫,趴在他的黑色皮鞋上又蹭个不停了。

那天的课程有一点困难,我怎么都控制不好火焰的大小,于是想着去找他问问看。
站在他门口,我的手举起来,久久地没有敲下去,一滴冷汗从我的额头流到下巴。
导师的房间里,有一股怪异的气氛。
我像傻了一样站在他门口。
陌生的男声压抑的哭声像猫叫声一样,隐约有锁链的声音。
“神座君…我知道错了……不要再做了…”
我听见导师冷冷地哼了一声。
我被这声冷哼惊醒,机械地转身,机械地迈步,双腿越走越快,飞一般地离开了那个地方。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导师抱着他有气无力的白猫走进教室,石榴红的眼睛有意无意地瞥了我一眼,一股寒意从我背后涌上来。

ヘ(;´Д`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觉得我要被灭口了!!!!!

(Happy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120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