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神狛]《异色》

1.这个故事是我做的一个梦,写不出梦里的狛枝有多好看。^q^
2.内容乱七八糟真是非常抱歉。
3.被同学责备地说了“你流神狛甜到ooc,你的狛枝怕不是死而无憾了”这样的话,但我的心就是用蜂蜜做的嘛(♡´з(´ω`*)
——————————————————
“情感,是带着颜色的。
一直以来我们都觉得这是诗人的浪漫,但是就在不久前,人类学家提出了这样的理论,并宣布他们发现有一群人可以看到情感并以此为食……”

狛枝站在沙发后面用遥控器关掉了电视,俯身环着神座的脖子在他耳边蹭蹭,“别看了,该睡觉了。”

“……好。”
神座的声音平平淡淡,没有半点情绪起伏。

客厅的灯光暗下去,卧室里暧昧的暖色灯却也没有亮起来。安静的空气中猝然杂乱的呼吸和心跳声就特别凸显出来。

亲吻是狛枝主动的回合,但对方很快就配合地将他压在床上。他们了解彼此身上每一个电流的断点,怎样连接可以碰撞出引人战栗的火花。

狛枝指尖缠着一缕黑色的发,带着对方稍高体温的手掌抬高他的小腿,接着希望就像是夜晚炫目的星光,侵入他的身体。

黑暗中弥漫着菟丝子生长的声音,狛枝抓着神座的肩膀,他听见柔软布帛破裂的声音,细碎的珠粉从他的喉咙里溅跃而出,滚满床铺后悄无声息地落在羊毛地毯上。

神座总是很安静,就连这种时候也不会叫他的名字。鼓点引起的水声忽然加剧,包含珠玉撞击的莺咛嘈杂地夹杂在一起,狛枝看到蒲公英的种子被巨风倏然吹散,星光在瞬间绽放出无边的璀璨,时间猛地滞留在那一刻。

神座在狛枝身边躺下来,看着他剧烈起伏的胸口,突然主动亲吻了他的脸颊。狛枝脸上还泛着欲望的粉红色,转过身喘息着抱住他。

“神座君……”

他没有说完后面的话就睡着了。

狛枝醒来的时候空气里如往常一样散发着食物的香气,他懒洋洋地趴在枕头上听了一会厨房里材具发出的撞击声,才慢悠悠地爬起来,进了浴室。

神座关掉煤气灶,有人从背后环住了他的腰。狛枝的发梢还带着湿润的水汽,下巴搁在神座肩膀上。

“?”

“没有神座君的话,我大概会一团糟吧。”狛枝掰着手指头说,“房间乱七八糟的,也不记得打理自己,厨房常年被放置在那里,有时候会忘记吃饭,甚至哪天默默地死掉了也不会有人在意。”

“……吃饭吧。”

只是普通的食材和菜色,但神座就是可以把他们做的让味蕾都开心得跃动起来。

安静地吃过早饭,一起收拾了碗筷和餐桌,他们就穿好衣服出门。

狛枝牵着神座的手,从天桥上走过去。灰蒙蒙的天遮蔽日光,这样的天气已经持续了有十天左右,空气闷闷的,微凉的风夹杂着尘土,迷了狛枝的眼睛。神座捧着他的脸,帮他吹了吹。

人来人往的天桥上,没有人在意他们。繁杂的心音在他耳边响起来。

「好麻烦,不想管。」「是homo啊,可是和我也没关系啦」「要迟到了…」「去死啦」「这边跳下去的话…」「好累…好讨厌啊…」「活着真是,无聊透了」

狛枝灰绿色的眼睛被一层薄雾笼罩着,神座的拇指抹过去,擦掉了一滴晶莹的水珠。

“……我爱你。”狛枝忽然道。

神座吻了他。

“我想和您单独谈谈。”医生说了这样的话,神座就站起来,打开门走了出去。

只是简单地一墙之隔,居然就有一种不习惯的感觉。狛枝克制住心里的不满,“那个,有什么问题吗?”

“神座先生情感缺失的症状已经十分严重了。能拥有像您这样爱他的伴侣真的是非常幸运……”医生摘下眼镜,直直地看着狛枝,“换句话讲,我甚至怀疑您是异色人群。”

神座坐在空空落落的候诊位上,电视屏幕里放着陈旧的新闻。候诊室光线不太好,乱七八糟的光跳跃扭动着落在他身上。

“大量的数据显示,异色人群的智力总处于社会的中上层,为了保护自己,他们大多将自身的特殊隐匿起来,不过我们发现,侵食他人的情感后,这些我们平常人无法看到的情感色彩将会对异色者的发色与瞳色产生影响……”

诊室的门打开了,狛枝走到神座面前,伸手理了理他的领带,“我们走吧。”

“下一位。79号。”不知道护士还是助理的女人头也不抬地玩着手机,冷淡地报着数字。

神座点了点头,刚准备站起来的时候,狛枝突然扑到他怀里,紧紧地抱住他。

“……”神座顿了一下,把手掌放在他的头发上。

「我,我其实很害怕……」「这个病,已经没救了吧」「上班好麻烦」「真恶心」

狛枝什么都没说,他们静静地呆了一会,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电视里还在持续不停地播报。

“最新研究更新了异色人群与他人情感的关系。异色人群以情感为食,并不意味着他们不需要正常进食,他们的食量和正常人并无差别,或者说他们只是比正常人多了一个消化的渠道。这条消化渠道被暂时定义在脑部,将他们得到的情感能量转化为特殊的胺与色素……”

他们沿着天桥,慢慢地往回走,闹市区的大屏幕广告突然插播进了一条紧急消息,狛枝靠着神座的手臂,忽然轻轻地笑起来。

“一直以来都是你陪着我……”

“下面是一则重要通知,下面是一则重要通知。”

“算一下,我们也认识了有十年了吧?那个医生居然以为是我影响的,也太看得起我这种了。”

“我们原本以为异色人群的侵蚀会使其他人的情感系统受到损伤,但其实并非如此。”

“和神座君认识是从飞机失事开始吧。”

“人类的情感会伴生一种特殊物质,这种物质被专家命名为情感素,异色者把这种东西作为食物,其实并不会对他人造成实质上的伤害。”

“后来又被绑架…”

“异色者以不同情感素为食,对于正常人来说,是寄生虫一样的存在,其中危害性最大的是五类异色者,学名第五类情感异色伴生诱发因性人群。”

“好不容易被学校录取了,结果得了慢性的绝症。”

“五类异色者以他人的负面情绪为食,自身也会为被寄生者引发悲惨的事件,他们只是吞噬了五类情感素,既成的事实已经发生,被寄生者的痛苦也不会减少。”

“神座君。”狛枝突然放开他的手,面对着他后退了两步。

“法律现已通过对第五类危险异色人群的死刑法案,如果您怀疑身边有五类异色者,为了您和您亲朋好友的生命财产安全,请立刻拨打24小时报警电话:xxx-xxxxx。”

“我的绝望,味道还好吗?”狛枝含着泪,绽放出一个璀璨夺目的微笑。

“可是很抱歉,除了你,我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失去了。”

「我想和你一起,走向死亡。」

神座走近了一步,伸手抱住他。

阴沉的天边闪过一道电光。
要下雨了。
(Fin.)

评论 ( 13 )
热度 ( 43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