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吉ki][abo]KaKistocracy(2)

1.ABO,星际机甲,小吉alpha,kibo无性别,天海alpha。我流温柔吉。有微(大)量天吉描写,kibo你什么时候醒过来啊,小吉要被人撩走了…qwq
2.饿到割大腿肉吃。(还是希望可以被太太喂食啊啊啊啊!)
3.是吉ki群里匿名太太的梗,机甲相关知识完全靠隐隐约约的记忆和脑补,有bug请提醒我!
4.短打。没大纲,想到哪里写到哪里(x)
——————————————————

“你也有这么一天啊。”调酒师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全神贯注于他手里的金属杯壶,秀技性质地在空中转了个花。

“没办法嘛——恶之总统就是得不断地处于背叛与被背叛的循环中啊~”整个人都缩在斗篷里的人像往常一样地开着玩笑。

“算了吧。”调酒师晃了晃脑袋,把混合的酒倒进高脚杯,他的耳钉在玻璃灯下闪烁惑人的光芒,“要是没事,你会冒险跑到联盟来找我?要我提醒你,你的通缉令已经贴满了整个星系吗?”

“没事我就不能来找天海君吗?被超喜欢的对象说这样的话,好伤心啊,要哭出来了……”

天海兰太郎在酒杯边缘卡上柠檬片,推到他面前,手肘撑着吧台将身体前倾过去。

“既然如此,和我结婚吧,救你也好帮忙也好,我都可以随手搞定哦。”

修长的手指按上嘴唇之前被有意无意地躲闪开去,恶之总统端着酒杯笑嘻嘻地说,“当然是骗人的啦,天海君也是吧。”

调酒师无所谓地笑了笑,“当然。我怎么会喜欢一个男性alpha呢?虽然身高——”

“呜哇天海君,在欺负人方面真有一套啊~怪不得到现在都没有交往对象,真是太可怜了!”

调酒师轻笑了一声,倏然道,“你的机甲怎么了?”

骗子的动作突然有了一瞬间的定格,“嘛…也没想着瞒过这么聪明的天海君就是了,之前逃出来的路上啊,这个破烂机器居然就电池耗尽烧毁了!差点还拖累我诶…”

“哦——”调酒师在身后的木架上取下一支伏特加,眯起一只眼透过灯光看里面的颜色,“所以你就看中了联盟学院?”

“哈哈哈!你也知道联盟的优势在机甲,帝国的优势在战舰嘛!”

虽说机甲被军部掌控的比较多,但是这位总统混进军部的话,不被发现才比较奇怪。

“那你一定也知道机甲的芯片只与他原本为他所制造的身体契合吧,强行更改记忆芯片的话,会烧毁也说不定哦。况且kibo,已经是挺久以前的型号了吧。”

恶之总统露出惊讶的神色,“天海君在说什么啊…那种无用的不可燃垃圾,我早就丢掉了啦!”

“唔…”调酒师懒洋洋地说,“最近正好也是入学期,资料和信息素抑制剂我会尽快帮你准备好,到时候还是这里联系。”

“泥嘻嘻…那就麻烦天海君了!最爱你了哦!”恶之总统说着把一口未动的酒放回吧台,跳下吧台椅。

调酒师叫住他。

“喂,认真的,留在我这边,简单地避过风头不好吗?”

“天海君的好意我心领啦……可是我怎么说也是个alpha……才不想这样落魄地麻烦天海君呢……”他低落地扯了扯兜帽。

调酒师弯了眼角柔柔地笑起来。

“没有事的时候也可以来找我哦。”

“那是当然啦……”王马小吉笑着挥挥手,转过身往外走,右手插进上衣口袋,指尖触碰到一块冰冷的记忆芯片。

调酒师的温柔的笑容化成一片冷然。

[2……Be…cOntinue……]

(无码今天也在饿死的边缘线挣扎,大腿肉真难吃啊。)
(请放心我流吉超喜欢洗红豆机器人的)

评论 ( 12 )
热度 ( 17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