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吉ki][abo]KaKistocracy(1)

1.ABO,星际机甲,小吉是alpha,kibo无性别。我流温柔(?)吉。
2.吉ki群里讨论的一个一直让我耿耿于怀的梗,看来是没有太太喂食了…终于决定割大腿肉吃。(还是希望可以被太太喂食啊啊啊啊!)
然后讨论的时候说的是帝国将军吉,这里私心改成星际海盗了。(代入总统服)
3.想百度机甲相关的时候,发现很多链接都消失了,只好靠隐隐约约的记忆和脑补,有bug请提醒我!
4.短打。没大纲,想到哪里写到哪里(x)
——————————————————

王马小吉回到据点的时候,昆太刚结束道歉按下联络器的挂机键。

对面尖啸的“那种混蛋alpha根本就不会有omega喜欢的”“侏儒症”“让他跟机甲谈恋爱去吧”“婊子和脑残近亲杂交的坏种”之类的话还震得他耳膜隐隐作痛。

“发生了什么事吗…?”昆太困惑地挠头,“为什么那位小姐一上来对就昆太说些粗鲁的话?”

“不用在意那种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啦~♪”王马小吉摘下面具,露出他一贯的笑容,“啊——不过也要怪狱原桑帮我安排乱七八糟的联谊啦,完全都没有考虑到别人的心情甚至连对方的背景都没有好好调查,差点就不清不楚地在贫瘠得像是垃圾场一样的星球上死掉了呢~”

“啊?!……非常抱歉!”听到这些话昆太满脸的自责,甚至像是要哭起来了,“王马君受伤了吗?昆太马上就叫医务人员过来!”

“既然这样那就好好地写一份两万字的反省书交上来哦~”王马小吉一动不动地站着任他笨拙地上下检查,“比起我,ki-坊的状态看起来更糟糕吧,入间妹妹在哪里,我去找她。”

昆太这才注意到趴在王马小吉手心里看起来有气无力的小机器人,那是kibo的机甲拟态之一,是他的省电模式。

“入间小姐应该在她的工作室…”昆太终于自责地哭起来,“呜呜呜对不起kibo君…”

王马小吉笑着拍拍昆太的手臂,转身就往外走,“没办法谁让ki-坊是个没用的机器人呢,好啦我走啦,记得要好好地把两万字的检讨写完哦~”

低跟皮鞋与地板接触发出急促的脚步声,遇到每个喊着“leader”和他打招呼的人,王马小吉都可以准确地笑着说出他的名字。

[对…不起…]

精神力连接的那一端产生了一丝波动,熟悉中带着杂音的声音在王马小吉耳边响起来,手心里冰冷坚硬的拟态抽搐了一下,引发神经末梢柔软酥麻的颤抖。

“你听到了?本来就是嘛,无用的机器人还要逞强什么的,一般都是炮灰的设定吧。哎呀——不过ki-坊这样的破烂,迟早是要被销毁的嘛。”

王马小吉按下地下三层的按钮,忽然心里一阵不安,在电梯门打开的瞬间猛然转身就往外冲。

子弹擦着耳朵飞过去,射中墙壁,照明设施与装饰物,逃跑中王马小吉肘击打碎紧急按钮的外壳按下去,警报没有响,防御系统也被全部关闭了。

背叛者的名字已经呼之欲出了。

零落的枪声,爆炸声,惊叫,在或远或近的地方断断续续的地响起来。

王马小吉一路狂奔到达飞船舱,身后的人紧追不舍。输入密码后舱门缓慢打开,王马小吉瞳孔倏然紧缩,总觉得会被击中,但只是一阵错觉般地小幅振颤,他没有多想,进入飞船就按下紧急启动按钮。

这是他刚才回来的时候坐的船,入间并没有来得及对它动手脚。

看着地面越来越远,他才松了口气,突然感觉一丝不对劲。

与机甲之间的精神力链接断了。

他用一根手指晃了晃手心里的拟态,“ki-坊?喂喂,机器才不该骗人的吧!”

Kibo闭着眼睛躺在他手心里,无论说什么都没有反应。

王马小吉倏然想起刚才的振动。被击中不是错觉,kibo用最后的能量展开了防护罩,给他的主人挡下了致命的子弹,彻底陷入休眠。

“……白痴,白痴机器人!!”

联盟纠察队与帝国首次联手的星际海盗围剿计划,从dice内部开始轰轰烈烈地展开了。

“即使是善于谎言的恶之总统也没有想到背叛与欺诈就离他那么近吧。”后世的评论家说到这里的时候也忍不住感慨道。

(2…Be…cOntinue…)

[标题意思是恶人政治,大写字母是名字的罗马音首字母,O和K]
[好饿……好想吃粮……]

评论 ( 9 )
热度 ( 22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