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最吉]王马消极今天也要在最原中医的情欲上点一把火(2)

1.接上次的,还是整理的日常,本来是双箭头的,感觉偏吉右了,就只打了一个tag,虽然我流最也弱气得不行2333

2.对话流,专属可爱

————————————————————
(7)深夜

大半夜下班的时候给他发消息。

“我回来了——”

本以为不会有回应,但是很快就被回复了,“这么晚啊,辛苦了。”

“没什么啦…倒是你还没睡啊!”

“犯罪者们还真是不会体谅侦探呢!”光看语气就能听到他的声音一样,“当然没睡啦!夜晚才是恶之总统的活动时间嘛!”

然后几乎是同一时间地。

“他们就是喜欢在夜里作案。”
“是做坏事的时候啦!” 

“……对,像你这种家伙,就要一刻不停地盯着。”

“对对对,要一刻不停地看哦。”他说,“这样最原酱就可以因为跟踪狂的罪名被逮捕了哦。”

“并不会的。”

“为什么?明明是犯罪来着?明明想把我看个遍来着?”

“很遗憾…对犯罪嫌疑人的跟踪调查并不算犯罪哦。”

“……嫌疑犯就不是人了吗?!就要被最原酱用h的目光注视吗!好可怕!”

“喂喂并没有h……”

“也是啦,毕竟是童贞的最原酱。”

“……唔…突然想起程序里的事情。”

“啊,终于想起来了吗!出来以后要剃成秃子的约定!”

(果断)“并没有这样的约定。”

“好吧我承认是说谎啦,其实是出来以后要恩恩爱爱啦!!”

“这种说法也不是很可信的样子。”

“因为也是骗人的啦!其实啊——你知道了我组织的秘密不得不被卷入了覆盖全球漫长的逃跑之旅中途还吃了一个叫AP○×啥啥的药变大变小这时候我突然出现救了可怜兮兮的最原酱一命因为很感激我所以最原酱发誓要做我的小跟班保护我一辈子呢!”

“………好,好,说起来,王马君不困吗?”

“啊…已经困了……抱歉,说恶之总统在夜晚行动是骗你的……”

“我知道啊。要一直盯着你是真话嘛√。”

“啊不管了我要睡了,最原酱晚安么么哒。”

“晚安。”

他平时大概十点钟就会睡了,我看了看将近十二点的时钟。

为什么今天这么晚呢…

(8)休息日

熬夜之后第二天特别容易困,幸好没有特别急的工作,在床上醒醒睡睡了将近一天。

聊着聊着突然就睡着了,醒过来的时候道歉说,“啊抱歉又睡着了…”

“最原酱很累吗?”

“也还好…睡意突如其来的…”

我开玩笑地说,“王马君,我可能要变成睡美人了。”

“要亲亲才能醒来?”

“好像是的呢。”

“那最原酱还是继续睡吧。bad ending!”

“…这么无情啊。”

“不过也没有办法嘛,如果亲亲的话,就是bed ending了呢!”

“…心绞痛,起来干活了。”

“早安最原酱。”

“∑什么早安啊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嘻嘻毕竟最原酱是个赖床鬼嘛…”

(9)(ooc的故事)

“无论是想拽一下呆毛还是想要欺负到流泪都只有对最原酱一个人哦。”

“最原酱一定会笑着原谅我的吧!”

“当然会啦。”
“我心中有着无限的原谅,头顶有着广袤的草原。”
“就算你说的是假的,对我来说和真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呜呜呜呜…”他突然哭起来,“我又没说谎太过分啦呜哇哇!!”

“…对,对不起!我的意思是说…嗯…那个…”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只好抱住他,“我错啦…”

“哎呀,从一开始就是假哭啦。不过稍微有点难过是真的哦。”

安慰他的话刚准备说出口,就听到他说,“差一点就对最原酱使出腹交拳了,虽说是骗人的啦。”

“那还真是抱歉啊…”我无奈地松开他。

“kiss的话就原谅你!虽然也是说谎啦!”

“…”

被烦到把这个人绑了起来。

(10)绑起来之后(并没有h)

脑内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干。

“诶呀,就算是最原酱,太过奇怪的兴趣我也无法接受哦——”

他无力地挣扎了几下,可怜巴巴地看着我。可爱的脸庞露出难得的乖巧,单薄的身形很容易会引起别人施虐的欲望…

不不不我在想什么啊?!

“变成这样子,最原酱不得不照顾我的生活起居了呢。”他完全好像无所谓地笑着说,“我渴的时候,你会把芬达拿来给我吗?”

“啊,啊,好…”

恍惚间莫名其妙地就把饮料拿来了。

“最原酱要喂我喝吗?不愿意的话,也可以把绳子解开哦!”

想把饮料倾倒在他身上,看他的衣服被打湿沾在身上…

“啊…喂你,是吗?”

我打开饮料,含在嘴里俯身度给他。

他的嘴唇软绵绵的,汽水让接触面变得酥麻起来,脑子也晕眩起来…直到他舔了舔我的嘴唇,“最原酱真大胆啊!和外表不同,是个闷声色狼啊!”

“∑什么,不是你说的吗!”

“我只是说喂我啊,也没有说一定要用嘴巴…嘻嘻,不过其实是骗你的啦,当然早就预料到会变成这样啦!”

我压在他身上,很干脆地又吻了下去。

“惊讶也是骗你的,我就是想kiss。”

“……”

(11)再之后

“最原酱这是…firstkiss吗?”

“啊,应该是…礼节性的kiss除外的话。”

“我不是哦!毕竟我和童贞的最原酱是不一样的嘛!而且已经百人斩了哦!”

这简直是肉眼可见的谎言了。

“那真是太好了,请多指教了。”

“还有,最原酱的kiss技术太差了!被绑着一点感觉都没有!”

“所以都说请多指教了。”

“如果解开的话,教教最原酱也不是不可以哦!”

“唔……不绑着的话,没办法简单地抓住啊。”

“最原酱努力取悦我的话,我就哪里都不会去哦!要想让我不跑掉的话,最原酱就得自己成为绳子才行……这句是真话哦!”

“……”最后还是把他放了,直接就扑到我怀里,于是稍微带着点歉意地帮他揉揉被勒红的地方。

“泥嘻嘻,赚到了赚到了~”

“什么?”

“有最原酱这么好看的女人脸做终生奴隶啊,而且可以抓过来kiss!”

“啊啊真是,我可不准备当奴隶啊。”

“诶?明明说要捉住我的?不好好取悦我的话怎么可能办得到啦——”
“话是这么说,不过真要捉的话,捉迷藏我可不会输给任何人哦!”

“那我可要好好地扮演侦探的角色呢。”
“万一玩捉迷藏却没有被找到一个人孤零零地被丢下不是很可怜吗?”

“……”

“?”

“哈啊……总感觉被最原酱毫无意识的发言给吓到了...”

“我说了什么吓人的话吗...?”

“谢谢!还挺心动的哦!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真不愧是最原酱呢!”

“谢谢夸奖...?”

“于是,要kiss吗?”

[之后其实并没有练习]

(12)温吞吞日常中突然的高速发展

[是难得的我起话题的场合。]

“王马君——”

他就很配合地。

“最原酱——”

啊太可爱了,我这么想着就一把抱住了他。

“这么突然是怎么了呀最原酱?”

“就是想抱抱你...”

“只是抱抱吗~~?”

他努着嘴,一副等待亲吻的样子,我红着脸蜻蜓点水地啄了一下。

“...童贞kiss。”他很嫌弃的样子说。

“...是说想要成人的那种吻吗。”

“最原酱会吗?”

“......”

我们大眼对小眼地呆站了一会,他叹了口气说,“真的没有啊,失落了,我还以为最原酱会突然法式热吻呢...”

我猛地捏住他的下巴吻上去,舌头从之前就感受过的柔软双唇之间挤进去,纠缠住里面的同伴小心地吮吸。

赶兔子上架的突发事件让我的指尖都紧张地在颤抖,几乎捏不住他的下巴,干脆绕到颈后按住了后脑勺。

他毫无反应得让我完全没有自信,忍不住想睁开眼睛看他表情的时候,他的右手缓慢地抬起来,抓住了我的制服。

“!”他手下就是心脏所在的地方,就像是心脏都被人抓住了那样的感觉,他踮起脚尖,我明显地感受到舌尖温暖柔软的回应,心跳已经没有办法控制了,祈求着衣服足够厚不会让他感觉到手底下剧烈的撞击。

收到回应后的亲吻瞬间像是从强吻变得像是恋人间的亲昵,我更用力地压上他的嘴唇,努力地汲取对方的唾液,柔软的唇舌让人想一直亲下去,想要更多更多,想侵占他的每一部分,舌头尽力地开拓更多属于自己的疆域,呼吸混乱着,胸膛也好身体也好都带着兴奋的颤抖。

胸口忽然感受到他的抗拒,一团浆糊的脑袋瞬间清醒,我连忙松开他,黏连的唾液拉扯出一条暧昧的丝线。

“诶...抱歉...”

“没关系啦,反正是我先的。”他避开我的视线看向别的方向,但是没办法遮住泛红的耳朵。

“那个...”我靠在他耳边说,“接吻...很舒服,以后也可以做这种事吗?”

“......当然是不行的啦!”

他反驳道。


【应该会有后续...吧flag】

【其实很想h的。但是怕吓到他。】

评论 ( 1 )
热度 ( 23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