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最吉]

惯例短打(˘•ω•˘)
————————————————
目击死亡的当场其实并没有那么直观的感悟,最可怕的是无数次寂静深夜时那场面一遍一遍地在你的眼前回放。
刺目的亮粉色液体泼洒地满地都是,回到寝室的时候才发现皮鞋也沾上了血迹,刷洗了很久也还是弥漫着血腥气息。
最原突然意识到,王马小吉已经死了。
死了,就是不存在了,笑脸也好,声音也好,通通都没有了。
最后连他的形象都只留下一个模模糊糊的壳子,连缅怀也没有办法。
他的眼睛猛地疼起来,眼泪滚了两圈,最终也没有落下来。
他知道自己不该想,但是大脑却不受控制地一遍遍地描摹场景,细致直到发丝的疼痛。
他闭上眼睛,看到自己躺在冰冷的平台上,沉重的金属落下来。











最原终一在漫长而沉重的梦境中惊醒过来,胸膛大幅度地起伏,他深深地呼吸,想要把胸腔里淤积的沉重痛苦都驱逐出去。
躺在身旁的人被他的动作拉扯出香甜的梦境,在迷迷糊糊中抱过来,不知道咕哝着什么拍拍他,似乎是作为安慰,很快又陷入沉睡。
啊…原来自相残杀什么的,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
他揉了揉王马小吉的头发,大量的语句字段在他的脑中盘旋,最后说出口的却是最没情调的几个字。

“我抓到你了。”

[fin.]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