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吉最吉]王马消极今天也要在最原中医的情欲上点一把火

1.日常一些杂七杂八的段子
2.专属什么的真是太可爱了
————————————
(1)关于生日礼物
那天突然想起,就查了一下学生手册。
“啊,王马君,是这个月(六月)生日啊!”
“真亏你能记得呢!”他说,“没错!就是今天哦!”
言弹[6月21日]已加入线索。
“……论破!”
“哇,记得真清楚——”他完全没有说了谎的自觉,或者说其实说谎已经是常态了,“最原酱是不是也多少有点了解我了呢?”
“基本的了解也是应该的吧,毕竟大家都是同学嘛,所以说生日礼物的话…”
本来想开玩笑说送内增高什么的,结果他哇地一下就哭了起来。
“最原酱居然要送我礼物!!!呜诶诶诶诶诶——感动得泪水都停不下来了啦!”
“有这么夸张的吗?!”
我刚对自己的想法有点愧疚,他就立刻一脸认真地说起来了,完全没有哭过的样子。
“既然这样的话干脆跟我立下无论是春夏秋冬刮风下雨只要我一个电话就会赶到我说是黑绝对不是白为了我上刀山下火海一天二十四小时待命把我的话像圣经一样记住只要我说哪怕是讨厌的事也会去做…”
“立下这样的誓言,加入我的组织吧!!”
稍微吐槽了他一下那是什么啊,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咪一样大叫起来。
“因为最原君说要给我礼物啊!难道那是说谎的吗?!”
“我,我被骗了吗?!最原君这个魔鬼!恶魔!大骗子!”
被吵的头晕,也解释不过,最后还是稀里糊涂地立下了奇怪的誓言…
(2)关于誓言
(接上)
结果说完了他还是一脸不信。
“最原君的秉性还真是糟糕啊居然想要骗我!”
于是只好解释我是认真的,并没有要玩弄他这样的态度。
“既然答应了,我肯定会做到啊!”
“什么啊——原来最原酱是认真答应的啊,呢嘻嘻,看起来是我误解了的样子呢。”
我在这家伙心里的形象到底是什么样子啊…
“被你说这样的话真是有点不服气啊…”
“也就是说,最原酱愿意一直跟着我,无论我做什么都原谅我喽!”
“啊啊当然啊当然。”我一边这么说一边就拿出了手铐。
“呜哇——什么什么最原酱的特殊爱好吗?!好可怕——”
“没错。如果你闹得太过分,就抓起来哦。”
“抓起来?!”他很惊讶地说,“最原酱明明长了一张女人的脸,在这种时候还是很像男人的嘛!!”
后面的话题实在太糟糕还是不说了。
(3)关于长相
因为总是被说是女人脸,于是终于有一次怼回去说,“说什么女人脸,你才是孩子气的脸吧!”
“没错没错!”他做了个可爱的表情,“就是这张价值几千亿的脸哦!”
我捧着他的脸左看右看,“这么值钱的吗?”
“当然啦~如果最原酱接下来做的事太粗暴,弄伤了的话,想必是10000个最原酱加起来也赔不起的吧!”
于是我假装要亲下去的样子,结果他呸呸呸地吐舌头了,也不明白到底是想让人吻还是不想。
在他的围巾上蹭掉了口水,他大叫起来。
“最原酱好过分!好恶心!”
“过分的人是你才对吧!是你自己的口水啊!”
“明明刚刚还想和我亲亲的!”
“你不是一脸的不愿意吗!”
“因为我是第一次嘛…”
“……”
“虽然说是骗你的。”
身心俱疲于是说,“啊好累我去睡了……”
结果被他拉着亲了脸颊。
果然还是想接吻的吧,这个家伙。
(4)噩梦
夜里做噩梦惊醒了,于是出宿舍去外面想吹吹风,结果遇到他也出门。
“唉。”我跟他抱怨说,“做梦梦见你和天海秀恩爱,然后就不要我了。”
我捂着脸,“可能是论坛刷多了吧…太惨了…”
“我也是啊。”
“我记得特别清楚,你还用粉色的对话框。”我打断了他的话,学着假哭说,“呜呜呜王马君不要离开我。”
“好好好。”他一脸血地回答,“我也有梦到你和ki坊聊得很high就不带我玩了…”
“不会的啊!”我说。
后来我们一边刷希望之峰的论坛,一边聊起了狛枝前辈和日向前辈的事情。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结果第二天一起感冒了。
(5)关于胖次
数胖次的时候被他看到了。
“呜哇变态!”
“∑王马君?!”
他看着我手里攥着的东西。
“等,等一下请听我解释!”
“我知道了,我听你解释。”他说。
“是这样的。东条同学让我帮她把给大家洗好晾干的衣服收一下。”
“就是说,最原酱是一个喜欢抱着胖次度过余生无论是男澡堂还是女澡堂都能大义凛然地进去的hentai咯!”
“都说了不是了!!”
比起胖次当然是真人更……不我在想什么啊!
“不管不管最原酱已经是犯罪预备军了!恶之总统的话不会有错的!”
这之后就这个话题吵了一个下午。
(6)对对方的评价
夸他可爱,然后收到了“最原也很好看——像女人一样的脸!”
“我姑且就当做是称赞收下了…”
“当然是称赞啦,除了你以外谁有那么好看的下睫毛啦!像女孩子一样!”
然后他很幼稚地:“哟!最原酱(♀)!”
无奈地看着他,他却一脸期待,“生气了吗?”
“不,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生气吗?!明明都这么说你了!”他突然气愤地说,“所以说最讨厌最原酱了!”
“长得又好看脾气又好!一直不发火还包容我!缺点一大堆嘛!”
这说的是什么话啊…简直就像撒娇一样。
“…有时候会觉得很烦人啦…想说不要这样做不要那样做,不过仔细想想那样就不是王马君了吧,你这样子就已经很可爱了,很喜欢你哦。”
“诶被喜欢的最原酱说喜欢了,感觉可以睡几个好觉了呢。”
“比如说小小的样子…”
“哇最原酱,意料之外的正太控呢。还是说是因为我看起来很小很好杀所以盯上我了吗?!”
“呜哇哇茶柱酱救命啊——最原酱好可怕啊——”
已经放弃辩解了,干脆就说,“对,是这样没错。”
他假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我,“如,如果是最原酱的话对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我亲了他的额头。

[是一些整理的日常!因为非常甜所以放出来和大家一起吃小甜饼,后续不一定有√]

评论 ( 4 )
热度 ( 53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