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o皿o)码

[司机,lof重点打击对象]
弹丸论破only?
是个邪恶的左右无差党,主要磕神狛和吉ki但是其他也会写,欺御本命担
洁癖关注务必注意tag和避雷
争议性cp不打tag随缘见
弹丸论破全员角色厨,不能忍受mob和侮辱性言论
甜党,总而言之是个垃圾,劳您费心关注,人生目标是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弹丸V3]双面作战(上)

1.弹丸论破V3同人,如题,cp不清不楚,大概是友情向最吉ki吉,吧。就不加cp的tag了。
2.我流吉,可能有ooc。惯例短打。
3.明明明天就要考试,我却在做什么,我是谁,我在哪(҈˃̶̤́꒳˂̶̤̀)҈
————————————————————
(1)
小吉突然坐起来,脸上充斥着恐惧的青灰,大口呼吸着空气。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像是要确认它是否存在地拍打身体,最后抚摸上脸颊和头。
是完整的。
他松了一口气。
全身骨骼吱呀作响酸痛难耐,肺部被刺破,气管胸腔里全是鲜血只是一个历历在目的噩梦。
小吉好一会才缓过神来,下床洗漱。
看着镜子里满脸是水的自己,小吉想着如果那件事真的发生了…毕竟和计划一致,会有这样的变数,也说不定。
他想说他还是会这么做的,但是心底有个声音在颤抖。
死亡是很可怕的事情。就像自杀失败的人大部分都不会第二次去尝试自杀。
“我会的。”小吉突然对自己说,不知是真是假。
我会的。他想。为了终结自相残杀。
(2)
不过即使做了足够多的心理准备,他来到餐厅的时候还是受到了惊吓。
东条斩美托着盘子,正在给大家分发餐后甜点。
这里的大家说的是星龙马,真宫寺是清,转子,美兔……
全是死者。
“…”小吉忽然笑着揉眼睛,“哎呀我好像没有睡醒…”
然而他再睁开眼的时候,画面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那个…王马同学。”赤松枫歉意道,“虽然很抱歉,但是…其实你已经死了。我们都…”
已经死了。
“……哈哈哈。”小吉说,“这样的死亡?骗谁啊?”
(3)
“为什么大家就这么和乐融融地接受了这样的设定啊?”小吉即使再严肃,也像是在开玩笑般的语气,“难道就不想出去吗?你们以为自己是为什么才会死掉的啊?”
“哎,神大人说我们作为同学,就应该好好地在这里一起生活下去,把出去的念头和仇恨都抛到脑后去吧!王马君!”
“本大人也这样觉得!”
“不管怎么说我们不是都死了吗,我们现在的状态,大概就是所谓的‘地缚灵’吧,如果要出去,说不定就真的连灵魂都消失了…”
“我倒觉得,说不定这里只是个程序之类的东西呢。”
“资料集里面,希望之峰学院的77期生不是就有过这样的经历吗?我们的意识因为死亡都被关在了这个地方,突破出去,就可以回到现实世界了!”
“可是那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吧。万一外面就是虚无,你又如何赔偿大家简单快乐的生活和珍贵的生命呢?”
“东条同学在说什么珍贵的生命啊。”小吉残忍地说,“在这里的大家,不都是幽灵鬼魂吗?”
(4)
死去过一次的人,比谁都明白生命是多珍贵。没有人愿意放弃到手的平凡温暖。
“这种结局,我绝不承认…”小吉铺开计划书,刚要落笔却又停住了。
死亡时的绝望痛苦攫住了他的心脏。
追求自由,追求真相实在太痛苦了。
大家并不笨,有些道理稍微想想就可以明白,但是大家都不愿意承认不愿意接受。
谁知道会不会再次失败,谁知道这里会不会是另一个表演节目呢。
“……”小吉突然笑了。
“恶之总统总是要做背叛集体的那个人,孤身一人的嘛。”
他的笔落在惨白的纸上。
(5)
百田的出现,说明他们的计划最终还是落空了。
“噢噢真抱歉啊王马!”百田笑着说,“我的助手太厉害啦,怎么都骗不过他啊!”
“哎最原小哥啊——啊呀呀,毕竟被侦探戳穿也是没办法的套路啊。”小吉似乎很无所谓地笑起来。
这边也要努力啊,小吉想。目标已经不是结束自相残杀了,而是全员脱出呢。
(tbc)

评论
热度 ( 10 )
 

© 无(o皿o)码 | Powered by LOFTER